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韩叶】 把你的戒指给我02


私设,小甜饼.
   

    也许是因为一个人宅在家里埋头写文占用的时间太多,叶修一直不太在意自己和他人的关系,因此在与人相处方面总是显得有些懒懒散散的,对方如果长时间不和自己联系,虽然不至于会很快忘了这个人,但他也确实不会有什么主动的举措。

    所以让叶修有些奇怪的是,自从认识了韩文清之后,他总能在为数不多的出门期间碰到韩文清。

    通宵赶稿后穿着睡衣下楼丢垃圾时,碰见韩文清在晨跑,粮食吃完了到附近的超市补充粮仓时,碰见韩文清出门买菜,甚至只是突发奇想想下楼抽根烟,也能碰到韩文清提着宵夜回来。

    也许这就是那什么狗血的缘分吧。叶修忍不住这么想。仿佛刻意不让他错过这个人。

    从一开始的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慢慢的两人开始并肩同行,韩文清总是主动的拎着拎着大包小包,收着步子和叶修一起慢悠悠的在小区里晃荡。

    闲聊中叶修知道了韩文清原来是个羽毛球教练,收费还很贵的那种。

    这天下午叶修喝光了家里的桶装水,打电话准备叫水站送两桶过来,发现对面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只好劳动大驾,亲自跑到了水站。

    水站只有一个看起来年纪很小的男孩儿,是生面孔。那男孩直直盯着叶修的双眼,恳切得不能再恳切的说明了情况,店里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断线了,以前送水的两人都出去送水了,老板出门去查查电话故障了。

    叶修看着那男孩焦急的脸,笑了笑,问道:“我可以抽支烟吗?”

    男孩愣了一下,连忙点头。

    叶修:“你不要紧张,我不赶时间。你还是高中生吧?我原来没见过你。”

    男孩松了一口气,给叶修搬了张板凳让他坐下,小心翼翼答道:“是的,趁着放假出来打几天工。”

    叶修点点头,沉默的吸烟。看着橘色的火光时明时暗,叶修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烟蒂被按灭在烟灰缸里,生命最后亮了一线红。

    叶修挠挠头,终于想起来了,朝着那男孩急道:“我得走了,想起来有件急事。水我扛走了,你回头跟老陶说一声就行。”

    男孩:“哎——我…我送您一段吧!”

    叶修摆摆手:“不用,两桶水而已。你好好留着看店吧。”

    叶修一手拎一桶水,迈着沉重的步子试图走得快一些。突然肩上被人拍了拍。

    “怎么不叫水站给你送?”

    叶修一回头,看到韩文清挎着个羽毛球包,穿着一身深色运动服,一只手还插着口袋,酷酷的看着自己,于是手一松,两桶水哐的砸到地上。

    “老韩,江湖救急,我走不动了,还要赶时间!”

    韩文清笑道:“刚才不还走得好好的。”说着轻松把一桶水扛到肩上。

    叶修扛起另外一桶,迈开步子往前冲。韩文清奇道:“头一回看到你赶时间,什么事啊?”

    叶修头也不回:“笔记本忘插充电器了,昨天通宵赶的稿还没存。”

    这个理由实在是有些令人哭笑不得,放在叶修身上却又显得并不突兀。韩文清也自觉加快了赶路的速度。

    不出意料的,两人飞速走完了路程的一半后,叶修把肩上的水桶摔下来,拽着韩文清的衣摆,弯腰喘气:“哈…我可能是老了…真的扛不动了……”

    韩文清啧啧两声,摇了摇头拎起了地上的水。

    下了电梯,叶修扔下桶装水,小跑着去开了门,仍旧没能赶在关机之前给笔记本插上充电器,顿时有些心如死灰,这是第几次了?

    转过头蹒跚着去电梯口领水时,叶修看到韩文清倚在墙上,脚下是两桶水,一桶躺着,一桶站着。

    韩文清假装拿着纸和笔,严肃的问道:“是2103的叶修吗?你的两桶水送到了,签一下字谢谢。”

    叶修的焦虑暂时被抹去,扶着墙笑起来:“来都来了,门也开着,进屋坐会儿呗!”

    韩文清进了门本打算换鞋,叶修在鞋柜里找了找,没有找到第二双拖鞋的另一只,只好作罢。

    叶修家和韩文清家该是差不多大,但叶修家里东西比较多,摆放非常杂乱,跟韩文清家里比起来要显得逼仄不少。

    韩文清朝里走了两步,环视客厅,目力所及,到处都是书和奇特的工艺品,他甚至在书架的顶端看到了一个不知道什么动物的头骨。

    叶修急匆匆把笔记本从卧室抱出来,屁股后面跟了一团纠结的电线,看到韩文清还站着,叶修随意招呼道:“沙发上坐,家里比较乱,我现在有点事,待会儿给你倒杯水!”叶修把笔记本在餐桌上摆好,理了理那一团线,开始聚精会神的敲击键盘。

    韩文清在沙发上坐下,从屁股底下抽出来一本书,《23分59秒》,书腰上印着几行夸张的大字“鬼才一叶之秋最新力作!”“x网知名作家联名推荐!”“网站点击量突破千万!”

    韩文清注意到旁边的书架上还有整整一层,整齐的摆放着一叶之秋的小说的各个版本,书都新得像是拆了封就摆在那里了一样。

    韩文清走到书架前,转头问道:“书架上的书能看看吗?”叶修正一个人在电脑前忙得焦头烂额,也不知道听到了没有,含含糊糊嗯了一声。

    韩文清随手抽了一本一叶之秋的书出来,看了一眼简介,了解了大概的剧情,打心底里觉得确实是非常精彩的故事,忍不住问道:“你很喜欢一叶之秋?我看你买了他的小说的很多版本。”

    叶修敲击键盘的动作停了一瞬,抬头用一种难以形容的表情看着韩文清,以及他捧着的那本书。叶修轻咳一声,答道:“我跟你说过我是写小说的吧,哥就是一叶之秋。那些全是寄给我的出版样品。你手上那一本是新书,还在改。”

    虽然知道叶修只是实话实说,韩文清还是有点被噎到了。认认真真把书架那一层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心下不由的感慨,这么大的写作量,而叶修又与自己年纪相仿,看样子叶修也是个相当刻苦的人。

    叶修答完韩文清的话,又对着笔记本敲了几下,彻底放弃的瘫倒在椅子上,哀嚎道:“没有保存啊——”

-TBC.

水站的小朋友是一帆,嘿嘿嘿.
(虽然他以后可能也不会有戏份了)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