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一个小笔记

想说一下我心目中的老韩。

对队内的队员和小朋友们,他是严厉到近乎严苛的,会板着脸骂人,会叫老板出去,要求相当高。

那么老韩为什么对别人要求这么严厉,那必定是因为他对自己更高。

我记得很清楚的一个片段是老韩在训练软件上不断的寻求突破,伴随着逼近极限的,是更多的失误。他已经不年轻了。

面对着荣耀,那不仅仅是他的职业,更是他的梦想,他必须要追求的东西。

比赛之外,他只是个普通人。

或许,
冬天他会蹲在街角,取下手套,摸一摸流浪猫的头;在拥挤的公交站,给陌生人撑伞;他不能切菜,不会做饭,只能每天点不同店子的外卖;他几乎不喝酒,但会在路过大排档后悄悄回头看一眼那里的热闹喧天。

他渴望做很多他不能做的事情,但他必须保证自己的状态,必须严肃而自律。

他会微笑,会和朋友聊天听别人说一大堆废话,会在睡前看几页小说,别总说他活得像个悲剧里的英雄,他还不到三十岁,还是个年轻人。

引用我们学校一个辞职去当自由撰稿人的语文老师的话:“被梦想击中的人,别无选择。”

一往无前不是他的口号,是他的行为准则。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