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韩叶】 把你的戒指给我 04


私设 甜饼

    韩文清跟着叶修在小巷子里拐得晕头转向,终于到了目的地。

    那家店在一条小巷子的尽头,蜷缩在深深的角落里。店子没有名字,玻璃推拉门里挂着厚厚的帘子,如果不是伸出来的排气管总是升腾着油烟混合物,韩文清还真认不出那是个吃饭的地方,从外面看起来,那里更像个麻将馆。

    叶修走上前,随意的敲了敲玻璃门,里面的服务员把帘子掀起一道缝儿,露出一双眼睛和几缕黄毛。韩文清隐约听到一声欢呼,玻璃门被推开,探出来一个毛茸茸的头:“老大!你今天怎么来了!”店里的喧哗和火热也一齐扑了出来。

    叶修拍了拍那人肩膀,笑道:“我带个朋友来吃饭,行了先进去吧,别挡着路包子。”

    包子连忙出来站到一旁,做了个请的手势:“老大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包子人长得高,往那儿一站,标志得很。只是他的衣服穿得实在是不讲究,衬衣衣摆一半扎在裤子里,一半垂在外面,围裙掀起来,卡了一个角在裤兜里。

    这是一家烤肉店,每张桌上都有一块铺着锡纸的铁板,各种食材在锡纸上滋滋冒着香气,两个座位之间用隔板隔开,空间相对较独立。

    只是店内和店外一样,相当局促,两排桌子中间留的道很窄,仅能容纳两人并肩走过,而这家店生意又不明原因的火爆,但凡有客人在走道上站着或走着,就显得拥挤不堪。

    于是韩文清和叶修在人群中挤着,包子在前面开道。
   

    终于找到位子坐下,叶修把菜单递给韩文清,自己则扳着手指,流畅的报道:“猪五花,牛五花,孜然牛肉,鸡中翅,来两份生菜,两条鱼,老韩能吃海鲜吗?”

    韩文清:“可以。”

    叶修:“那就再来个大鱿鱼,大明虾是新鲜的吧?”

    包子飞速拿着小本子飞速的写着,想了想答道:“海鲜都是今天中午到的。”

    叶修:“那行,再来一盘虾。”说罢转头看着韩文清,“老韩,你看还差什么。”

    此时叶修已经把菜单上的招牌点的差不多了,甚至点了两个菜单上没有的。他撑着下巴,翘个二郎腿,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一副地主派头。

    韩文清想了想:“来两罐啤酒?”

    包子答道:“新进了黑啤!非常好喝!”

    叶修:“两罐黑啤,一罐可乐。少了东西再加。”

    包子把单子撕下来,响亮的答道:“好嘞老大!”一溜烟窜出去。

    见包子跑得没影了,韩文清笑问:“那小伙子怎么叫你老大?”上下打量叶修一眼,“平时还真没看出来啊,叶哥。”

    叶修毫不迟疑的接到:“那时,也不看看哥是谁!门口这十几条小巷子都是哥罩的。信不信今天我吃这顿饭都不用付钱?”

    两人挑起眉对视,同时哈哈大笑。

    菜上得很快,依旧是包子端过来,“老大,你的可乐,老大朋友,你的啤酒。”

    韩文清对于老大朋友这个称呼有些哭笑不得:“叫我老韩就行。”

    “老大,老韩,嗯……叫我包子就行!”包子看了看他们俩,露出个若有所思的表情。

    “包子,给我拿个杯子。”叶修啪的打开可乐。

    包子迅速拿来一只红酒杯,倒了半罐子可乐进去。

    “……”叶修,“算了。”

    吃到一半,叶修起身去上厕所,包子见状走到韩文清旁边直直杵着。

    韩文清沉默的吃着,想要忽视他,奈何包子的目光牢牢黏在他身上。韩文清一抬眼,包子就立刻扭头假装四处看风景,如此往复几次。韩文清终于忍不住问道:“包子,你看什么呢?”

    包子耿直的答道:“我看看老大走了没有。”

    这是什么脑回路?韩文清:“饭还没吃完,不会走的,只是去上个厕所。”

    包子煞有介事的摇摇头:“你不知道,他原来这么干过。”

    韩文清对包子的话将信将疑,试探着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包子清了清嗓子,摆开架势,讲起了故事。

    包子是叶修的铁杆粉,每天必做的事情就是去网吧看看一叶之秋更新了没有。为什么是网吧呢?包子的本职是个混子,仗着人长得高大,和兄弟一起罩了一整条街,他在那条街上的每个网吧都有一台固定机位,随时可以去上网。

    一次偶然的机会,包子知道了叶修住的城市,整理了自己所有一叶之秋的书,就开始了寻找叶修之旅。

    这次出行被他的兄弟们宣传得轰轰烈烈热热闹闹,以至于叶修的编辑陈果都在网上看到了消息,连忙联系了叶修。

    叶修本人表示无所谓,那就见一面吧。

    见面地点就在这家烤肉店,据包子本人描述:“老大请我来这里吃烤肉,这真是我人生中吃过的最好吃的烤肉!我们一边聊天一边吃,老大表示对我的职业很感兴趣,我就答应他,他要是跟我回去h市,他就是罩我们那条街的老大!然后吃到一半他说去上个厕所,就再没回来了。”

    韩文清嗯了一声,对包子添油加醋的故事抽丝剥茧一番,觉得叶修那时候应该是偷偷去结账了。

    包子顺手打开了另一罐啤酒,倒进了叶修的空杯子,继续说道:“再后来我就被扣在这里当了店员。”

    韩文清:“……”叶修不会真的是跑路了吧?虽然那家伙平时看起来挺不靠谱的,但也不至于不靠谱到这种地步吧。

    “老韩你别听包子瞎说。”叶修端着盘刺身回来,“包子,我没跑,你可以走了,厨房正忙着呢。”

    “好嘞老大!”包子看到叶修回来,高高兴兴的走了。

    “这儿的老板方锐是我朋友,去他那儿要了盘刺身。”叶修把盘子放在桌上,坐下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咦?”

    韩文清没有在意叶修表情的细微变化,问道:“所以那时候你到底是去做什么了?”

    叶修咂咂嘴,承认道:“我跑路了。”

    韩文清:“???”

    叶修端起杯子细细尝一口,皱起了眉:“怎么会,我去结账,顺便给老方介绍个店员,好好的小伙子总当混混也不是那么回事。而且聊天的时候包子也提到过想在这边长期待着,总得有份工作。”

    韩文清了然的笑了笑:“挺好的。你不喝酒的?”

    叶修晃了晃杯子,一副品红酒的架势,把杯里深棕色的液体一饮而尽:“酒量不好,不过三四度的啤酒喝两口应该……”

    话没说完,叶修放下杯子,挠了挠头,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TBC.

之后就要搞事了,嘿嘿嘿.
伞哥出场预警 下下回才出场 或者下下下回。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