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韩叶】 把你的戒指给我07


私设,小甜饼.
    前情06

    韩文清的故事讲到这里告一段落,两人也成功的回到了兴欣小区——当然靠的不是叶修一路上闭着眼睛乱指,也不是韩文清的半面不忘。

    两人在路上碰到了去兴欣跳广场舞的热心老大妈,一路领着他们回到了家。

   
    韩文清把叶修放在小区的长椅上,并着他的肩膀坐好,长出一口气,拍拍叶修的脸:“到站了,醒醒。”

    叶修喉咙里咕噜一声,头一偏,靠在了韩文清肩膀上,细软的头发直往韩文清颈窝里探。

    “喂,叶修?回自己家?”韩文清被他一靠,半边身子都不太敢动弹。

    叶修迷迷糊糊摸遍了身上的口袋:“没钥匙,回不去。”

    韩文清只得问道:“那去我家?”

    “嗝!”一个响亮的嗝。

    不知道叶修是什么意思,但总不至于把他扔在小区的长椅上,韩文清只好再次把他拎起来,拖回了自己家。
   

    叶修脱了外套,倒在韩文清家客卧的床上滚了一圈,被韩文清捉住,用被子裹成一条布虫虫,还不甘寂寞的把两条手臂伸出来在空中挥舞。

    韩文清把叶修滚到床中间,防止他睡着了掉下来。叶修也许是累坏了,翻腾一会儿就蜷起身子安静了下来。

    韩文清坐在床沿看了叶修一会儿,探了探他的额头,温度还算正常,韩文清觉得叶修应该睡熟了,起身要走,却被他一把拽住衣摆:“沐秋,去给哥倒杯水来。”

    “…好。”韩文清应道。
   

    韩文清把温水放在床头柜上,叶修翻个身,伸手扣住他的手腕:“睡觉了,还去哪。”

    “我去隔壁睡。”韩文清挣了一下竟然没挣脱,此时叶修手指间的力量固执得惊人。

    叶修幽幽的叹了口气:“隔壁是沐橙啊,咱哪还有别的床。”

    韩文清不知道自己被认成了谁,一时愣住了,被叶修使力一拽,拉上了床。

    常抽烟的缘故,叶修身上总有一股洗不去的却又不甚浓郁的烟味,混合着一点点酒香,被体温一蒸,轻飘飘的笼在体表。若是有人靠近,那味道便如毛绒绒的尾巴一般缠上来,拽着人往软绵绵里坠。

    韩文清浑身僵硬的躺在软绵绵里,感觉不太好。
   

    其实也没过多久,大概是五分钟,也可能是七分钟,叶修手上力道慢慢松了。叶修呼吸引发的起伏海浪般一波一波轻柔的拍打着,韩文清感觉自己已经在海上躺过了黑夜,又经过一个白天,整整二十四个小时,才被释放,神经没由来的紧绷。

    床头灯昏暗的橘色光只够勾出床上人形的一个轮廓,叶修睡着之后把自己蜷成了一个球。

    韩文清放轻了脚步,沉默的走回了自己房间。

    他甚至有点想抽根烟。

   
    窗帘缝儿漏进来窄窄的一道光,捂热了叶修踢出被子外的脚趾。叶修打了个哈欠,眯起眼审视四周,蓝色的格子被,鹅黄的窗帘,漂亮的红木书桌书柜——不是自己家,也不是宾馆。

    坐起身来,叶修看到自己的外套挂在椅子上,一旁床头柜上的手机插着充电器,紫色的呼吸灯一闪一闪。

    叶修拿起手机,认真的想了想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戳亮屏幕——一排韩文清的短信。

    “另一边床头柜上有水,我在隔壁屋,醒来有事找我。”

    “明早我会去晨跑,醒来有想吃的就发短信,给你带。”

    “早上好,我去晨跑,醒来有事打电话。”

    第三条是六点半发的,现在的时间是八点二十。

    叶修用他聪明的脑瓜子进行了简单的推理,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在韩文清家里,似乎昨天韩文清还给他讲了个睡前故事?但是一想到韩文清那张略显冷硬的脸……算了吧。
   

    把手机摘下来,叶修光着脚就走出了房间——恰好韩文清披着浴袍,走出浴室。

    那浴袍是米黄色,带绒,随着韩文清的动作飘摇着,软化了他的线条。韩文清肩膀宽厚,浴袍腰间白色衣带一束,衣袍流畅的描出劲腰窄臀,上半身呈现出一个漂亮的倒三角。

    叶修视线毫不客气的往敞开的衣领里钻。大概因为羽毛球是室内运动,韩文清的肤色只是正常的偏深,肌肉看起来坚硬却并不夸张得过分。

    韩文清本来觉得没什么,只是被叶修盯着看,总有一种自己一丝不挂的错觉,于是轻咳一声。

    叶修这才偏了偏视线,安慰道:“没事,挺好看的,我不介意。”

    这话听得韩文清脸都黑了。




-TBC

叶修:再看一眼!
老韩:滚!
xxxx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