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联文】 哪有什么友谊不友谊的

*清臣大佬组织的十月联文,戳第一个tag可以看到大佬们
无cp向
私设  校园paro  想到谁写谁()
写得无比流畅和轻松的小短文




    “什么,五班的唐昊?跟人打起来了?还把人揍得鼻青脸肿?”

    “听说就是同班同学,就是那个孙翔!桌子都踹到人身上去了!”

    “啧啧啧,重点班就是不一样!他们班主任不管管的吗?”

    “他们班主任都没说什么,看样子是打算包庇那两个了。”

    “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其实不然。

    唐昊和孙翔只是差点打起来。

   
    这件事还要从五班的传统说起。

    五班作为理科重点班,班主任是数学组的组长。为了起好带头作用,五班的数学课总是被老师安排得一丝不苟,虽然从不拖堂,但课堂内容总是塞得满满当当——除了课前五分钟。

    数学老师一定会在每节课上课铃前五分钟走进教室,在教室里巡逻游荡,检查同学们的课前准备情况,在他之后进教室的同学一律算作迟到。数学老师大概是想秃了头才想出来这么一个惩罚措施——迟到的同学要在讲台上唱一首歌,活跃一下课堂气氛。

    五班这么一个和谐的集体,当然会借此来好好的活跃气氛。

   
    一到下课就趴在桌上睡得像死猪的叶修也只有在数学课前能清醒一会儿,来指挥大局:“还有半分钟,孙翔,快快快,把前门锁了!唐昊还没回来呢!张佳乐!后门别开!”

    孙翔坐在第一组第一个,身子往前送一送就能够到门把手。张佳乐坐第一组最后一个,凳子往后翘一翘就能堵住后门。

    这几乎是五班每天最紧张的五分钟,教室里的时间仿佛凝固了,全班同学都低着头,盯着桌上的课本,一个个的竖起耳朵,以便随时捕捉教室外的动静。

   
    后门的玻璃窗上探出个头来,孙哲平轻轻的敲着窗子,面色惶惶的朝着张佳乐指手画脚的说着什么,情急之下口鼻喷出的雾气把玻璃都糊成一片白茫茫。

    学校门窗隔音效果实在太好了,张佳乐根本就听不见他说的任何一个字,看他那表情又好像实在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忍不住把手搭在门锁上。

    叶修正要出言制止张佳乐的行为,就听见前面砰的一声巨响——听起来像是有人在用力的捶门。

    紧接着又是砰的一声响。那声音真是听着都让人手疼。

   
    孙翔第一次担任守门的重则,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一下子有些懵了,坐在他旁边的肖时钦连忙站起来打开了门。

    此时张佳乐也偷偷打开了后门,把急得冒热气的孙哲平拉进来。
   

    唐昊浑身是汗的站在前门门口,一只手插着口袋,一只手抬在胸前,做着捶门的准备动作。他脸黑得跟那八月里的积雨云一样,如果有人碰一碰他,一定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暴雨。

    “行了,赶紧进来,不然老师要来了。”学习委员张新杰站起身来打圆场。

    唐昊抬手在脸上一抹,切了一声,毫不收敛的大声骂道:“真他妈无聊!”

    孙翔看不过去了,霍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大声道:“又不是针对你一个人!”

    “都坐好!”韩文清本就一副凶相,板起脸来厉喝时更是威严。

    要平时这劝也劝了,骂也骂了的,也都该安分下来,没成想这天唐昊硬是搭错了筋,跟孙翔杠上了,一脚踢上孙翔的桌肚,那桌子晃晃悠悠,勉强用一只脚站稳了,里面的书却倾泻而下——撒了满地。

    孙翔气得跳起来,在唐昊肩膀上推了一把,冲上去就要揍唐昊,被旁边的肖时钦和徐景熙眼疾手快拉住了,孙翔像被束在绳索下的狼一般喘息着骂道:“我操!”

    眼看着唐昊那边势头也不太对,整个班都骚动起来,大家全都站起身,李轩和黄少天甚至已经跑到了唐昊身后,随时准备动手控制住他。

   
    人叠着人在教室前门围成一团,张佳乐在最后面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揪着孙哲平干着急:“怎么回事啊?他们俩平时不都好好的吗?”

    孙哲平也急:“我跟唐昊翘了课间操去打球,碰上了外校的混混!打输了不说,还给对面嘲讽得没脾气……”

    “哎哎!别动手别动手!”“有话咱好好说!”孙哲平的话被那边骤然响起的潮水般的声音打断,看样子刚刚控制住的两人又激动起来。

   
    “跟这儿干什么呢?一个个的不知道上课了!”数学老师的声音一出,就压倒了一众劝解的人,同学们呼啦一下散开,回到座位上坐好,只留下几个抓着唐昊和孙翔胳膊的。

    数学老师顶着反光的秃头,扫他们一眼,冷冷道:“他们俩不会走路还是怎么的?”

    那几个人也灰溜溜回了座位,留下唐昊和孙翔,一个眯缝着眼,一个瞪圆了眼对峙。数学老师从他们两人中间走过,指着外面:“要么上课,要么出去。”

    那两人扭头回了座位,唐昊不知道为什么,走路还一瘸一拐的。

    数学老师在开始讲课之前,露出个狡猾的笑:“今天时间不够了,下周一课前五分钟,唐昊孙翔唱歌。”
   

    捶门的动静自然是不小的,第一声响的时候,整个一层楼都静了一会儿,马上就听见了第二声响。再加上黄少天、张佳乐交际圈子广,一说起话就停不下来,唐昊、孙翔又在年级小有名气,这件事情马上传开了,而且有越传越离谱的趋向。
   

    再回到这次事件的主人公。

    唐昊周围的气压低了一下午,他其实也没干什么,只是冷着一张脸,一句话都不说,一放学,拎起书包就走了。

    孙翔还好一些,不过也郁闷了几节课,放学和孙哲平一起打球去了。
   

    唐昊总是到得很早,尤其是周一的早上。翘着二郎腿在座位上写写画画,跟收作业的同学打趣两句,正常得不得了——除了走路的时候略显僵硬。

    孙翔依旧急吼吼的踩着铃声跑进教室,带着口罩,额头上贴着创口贴,颧骨上一片青紫,像是跟人打了一架。东奔西走交好作业之后,迎来了众人无声目光的审问——甚至还有不明情况的外班同学过来围观:“唐昊也太狠了吧,把人打成这样!”

    张佳乐和孙哲平是生物课代表,送作业的路上张佳乐忍不住打听是怎么一回事。

    时间又要回到上周五。

    唐昊、孙哲平约了一些本校的同学翘了课间操跑出去打球,和外校的混混碰上了,对方的队里有一个身高直逼两米的壮汉,一场球打下来唐昊这一方憋屈得不行。那群混混得寸进尺的在休息时跑过来嘲讽,唐昊便火了,之后的半场打得凶猛又凌厉,最后伤了脚踝。

    孙哲平以为唐昊起码会请个一节课的假,去医务室看看,于是急着回来给他写假条,没想到唐昊一瘸一拐的还是来上课了,还是数学课。
   

    “之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孙哲平耸耸肩,放好了作业本往教室走。

    “那孙翔呢?他又跟谁打架了?”张佳乐快走两步,追上孙哲平,拉着他站在教室门口窃窃私语。

    “没打架,打球。”孙哲平倚在墙上回忆着当时的情景。
   

    周五放学,孙哲平和孙翔去老地方打球,碰到了老人——那一群混混,不过这次那个两米的壮汉不在列。孙哲平忍不住暗骂一声。

    孙翔一问起,孙哲平就一五一十把上午的事情告诉了他。

    哪知道孙翔一上场就跟疯狗一样,和对面球员频繁发生身体冲撞,把自己这一方的士气完全调动起来。

    孙翔每把对面撞倒一次,都会笑嘻嘻的假模假样伸出手:“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对面的火气也上来了,拼着球不要,也要往孙翔身上招呼几下。要不是那天突然下起暴雨,一场球赛只怕要演变成群架。

    “再后来唐昊又来问我球打得怎么样,我就都跟他讲了。”孙哲平简略的说完,回了教室。
   

    事情好像挺简单,又不那么简单。

    一转眼又是数学课,让人期待又担忧的课前五分钟。
    唐昊一摇一晃走上两台,孙翔坐在自己桌上,晃着腿准备下一个上场。

    “唱什么?”唐昊看着下面的同学,窘迫的挠头,“唱儿歌行不行?”

    同学们立刻捧场:“可以!当然可以!”

    唐昊轻咳一声:“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啦啦啦啦啦啦啦……不记得词了。”

    “快来快来数一数——”孙翔在一旁小声的题词。

    唐昊白他一眼:“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唐昊该是唱得十分敷衍,一首儿歌调子被他拧得九曲十八弯,但是声音实在是清晰,每个同学都听得清清楚楚,笑得前俯后仰。一直到他摇摇摆摆鸭子一样的走回座位,笑声都一路簇拥着他。

    孙翔唱的流行歌,可能是有些感冒,声音喑哑低沉十分性感,唱到副歌部分,扯起嗓子——唱破了音。全班又是一通爆笑。
   

    没有什么道歉,也不存在原谅与否。

    唐昊脚伤好了以后,两人又高高兴兴勾肩搭背打球去了。

评论(1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