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蓝·三岁·雨的万圣节

轻微喻黄吹
迟到的万圣节搞事
车稳稳的刹住了,给糖才开出来,耶!

Trick or Treat.

蓝雨俱乐部虽然缺乏女孩子,但是他们有小孩子啊——

在距离万圣节还有一周左右,黄少天就开始跟喻文州念叨:“队长,我们万圣节怎么过啊?是我们放假一起出去玩,还是放假留在俱乐部里开party?雷霆、微草还有兴欣那边都有消息说装饰品都已经买好了,我们放不放假都没说清楚——”

矮黄少天整一个头的卢瀚文就贴在一旁,攀着喻文州的椅背,也不说话,只是拧着眉头,眼巴巴的看着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一次两次喻文州都强硬的回绝了,他们的青春经不起一点浪费,许多法定假日他们都是不休息的,何况万圣节连法定假期都不算。

三次四次过后,卢瀚文都不来了,脸上那点难得的期待劲儿都给憋了回去,训练休息的空隙都低着头盯着水杯,只在听到黄少天百折不挠的去烦喻文州时抬起头看一眼。

喻文州对黄少天绵绵不绝的垃圾话全盘接收,黄少天也不遗余力的发射着他的炮弹:“别的队的小朋友都在商量万圣节穿什么衣服了,我们小卢还只敢要我给他买一个南瓜灯!”

这一句话打动了喻文州,他突然产生了一种别人家的小朋友有,自家小朋友没有的酸涩感——黄少天其实一直都是为了卢瀚文才来争取这么个节日的。

喻文州做出了决定,推开键盘站起来:“我去跟老板商量一下,你们不要太期待结果。”

卢瀚文听到这话时高兴得跳起来挂到黄少天身上,黄少天忍不住把他抱起来在空中转了几个圈——队长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喻文州回到训练室时,队员们都停下手中的工作,抬头看他,训练室里只剩下电脑主机的轻微轰声。喻文州不是不知道,这几天大家虽然都表现出在认真训练的样子,实际上不知道多么关心黄少天絮絮叨叨的结果。

喻文州也不卖关子,掩上门,对着众人点点头,立起食指:“只要到一天。”

黄少天和卢瀚文带头欢呼,整个训练室都沸腾起来。

接下来的半个星期,每天晚上下训,郑轩和徐景熙都要到俱乐部的传达室领回来一箱子东西,里面有挂在窗台的小灯泡,可以黏在走廊墙壁的火把,甚至还给每个人发了一个南瓜形的手提灯——把提竿取下来放在床头柜,就是一盏小夜灯。

喻文州也没能闲着,被黄少天拉去贴贴这个,摆摆那个。“队长,你看这个——”黄少天把一张死活贴不稳的骷髅形塑料膜蒙在脸上,回过头对着喻文州张牙舞爪,眼里盛满了快要溢出来的小孩子般的欣喜。喻文州慌里慌张手脚并用扶稳了打滑的梯子。

万圣节前一天的晚上,躺在床上的众人一个个都兴奋得睡不着觉,在qq群里叽里呱啦的讨论着。

流云:大家明天的衣服都准备好了吗!

灵魂语者:那必须的!

蓝桥春雪:我也准备了,我能不能来?

夜雨声烦:小卢你是不是要扮死神!你那个大镰刀没有藏好被我发现啦!哈哈哈哈哈!来俱乐部可以,带够糖了才跟你一起玩!

枪林弹雨:压力山大啊!

索克萨尔:可以来的。

系舟:羡慕啊!在G市就是好,还可以去俱乐部串门!

八音符:黄少明天怎么穿啊?不能只曝光别人啊!

夜雨声烦:你猜啊?猜对了我就告诉你!李远啊,我本来不想讲的,但是你为什么准备了一身道士服啊?万圣节还想抓小鬼?死神归不归你管?

涛落沙明:哈哈哈哈没想到啊李远!

枪林弹雨:中西结合666啊!队长呢?

夜雨声烦:我知道我知道!队长那一身就我知道,但是我不告诉你们,嘿嘿嘿!

索克萨尔:保密^_^

八音符:啧啧啧!

涛落沙明:啧啧啧!

枪林弹雨:啧啧啧!

流云:啧啧啧!

夜雨声烦:啧什么啧!小卢你也啧!明天不就知道了吗,赶快睡觉赶快睡觉!明天我们还要大干一场!

白天是正常的白天,大家伙儿也不出去,塞在俱乐部里玩飞行棋,打扑克,晚上才是重头戏。

吃过了晚饭,各人回各自的寝室,商量好了八点再到前坪集合,集体出动去俱乐部的公会找工作人员讨糖或是捣蛋。

李远果然穿了一身土黄色的道袍,脖子上挂了一串大蒜,手里还拎着把桃木重剑;卢瀚文带着白色的面具,一身黑袍,巨大的镰刀扛在肩上,险些刮到地面;徐景熙则穿着巫师的大袖衫,帽子的尖尖角上拴着一颗星星。

黄少天在人群中上蹿下跳,终于等到喻文州出来。

论夺人眼球,喻文州这一身相较于其他那些妖魔鬼怪来说也毫不逊色,黑色的燕尾服,血色的领结,探出来的一小截白衬衣袖口滚着金边,上衣的口袋里手帕叠成一朵花。

他是适合这种简洁大气的服饰的,他的眉舒展开来便是科迪勒拉山脉,眼尾平直带一点上挑的意思,尖牙叼着幽蓝的玫瑰,脂白的肤色做衬,吸血鬼的气息又冷又艳。

黄少天险些窒息。

黄少天今晚是一个小丑,背带裤的裤腿蓬起来,在膝盖上方两寸处收紧,长袜子是红白条纹的,黑色的皮鞋鞋尖高高翘起。他脸上的油彩应该是自己涂的,整张脸先抹成白色,再画出两只金色的星星眼,鲜红的嘴角使劲上扬着,几乎画进了鬓角,妆面比较粗糙,看起来却别有一番乐趣。

员工宿舍成功被众人闹得鸡飞狗跳,今天晚上蓝雨的众人都笼罩在“Trick or treat”的欢声笑语中。

满载而归的队员们完全融入了角色,说话都带一股译制片气息。

徐景熙:“噢~真是辛苦你们了,感谢上帝让我们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卢瀚文:“如果我的糖果是最少的,可别怪我收割你们的性命!”

李远:“你这小妖怪,想不想尝尝我的桃木剑的滋味?”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怀疑你们已经疯了!”

最后散场时,喻文州一吩咐完明天的训练任务,黄少天就打算开溜,喻文州捞过卢瀚文手里的大镰刀,一伸手就勾住了他的领子,又把他拽了回来。“好了,其他人可以回去了,少天跟我走。”

黄少天自己也不知道原因,亦步亦趋跟在喻文州身后,卢瀚文不知道为什么也跟过来了。

喻文州回头问了一声,卢瀚文小心翼翼的说:“队长我的镰刀……。”拿回镰刀后,他忍不住又问道:“队长是不是要罚黄少?”

喻文州失笑:“我罚他做什么。成年人的trick or treat和小孩子的能一样吗?”

小卢似懂非懂的回去了。

评论(6)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