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双花】 立冬

一个短打

    孙哲平其实很忙,尤其是秋冬交际的时候。今年的事情一件一件累积,需要重新总结归档,而来年计划的制定又显得迫在眉睫,但是他执意要送张佳乐去机场。

    张佳乐也很忙,七月中旬他就到了霸图的训练营,比常规时间提早了一个多月,和全新的队友进行赛前磨合训练。他还年轻,只是太久不打职业赛,状态很难保持稳定,因而需要更多的时间。孙哲平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抽出时间跑到这边来的。

    在机场高速上堵了一会儿车,两人都默契的把手机调成静音,塞在厚厚冬衣的口袋里,就屏蔽了整个除了彼此之外的世界。

    张佳乐坐在副驾驶,撑着下巴盯着后视镜发呆,孙哲平指尖敲击着方向盘,余光瞥见张佳乐雁尾般的小辫子一点一点的跳跃。

    各种价位的私家车拥堵在高架上,滴滴叭叭叫喊着。窗外的空气实在是污糟,孙哲平把暖气设置成内循环,于是车里便只余两人吐息的气味,温暖又暧昧。他们俩也不聊天,各自看着窗外的不同风景,雅纳切克的小交响曲不急不缓的流淌着。时间过得很慢,这很好。

    总算还是提前了半小时到达机场,办好托运,不急着过安检,两人并肩坐在机场的长椅上,盯着滚动屏,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老韩怎么样?

    真人相处起来没有看起来那么凶,但是对练的时候打法是真的凶。

    哈哈哈,那真是辛苦张新杰了。状态怎么样?

    老韩?还能打完这个赛季。唉,都是些老年人了。

    你呢?

    我啊,拿到冠军之前状态没有问题的!

    嗯,你们现在的阵容,不拿冠军天理难容。

    哎——大孙,你看,晚点了。

    张佳乐看看显示屏,再低头看一眼手表,五点四十的飞机推迟到七点。掐指一算,起身道,大孙,我送你出去。

    孙哲平笑道,怎么?还赶我走啊?

    张佳乐按着他的肩膀,把他往人群稀疏处推,哎呀,七点从机场回去,饭都没得吃,再堵一会儿,回家直接洗洗睡得了!

    两人推推搡搡到了大厅出口,出了暖气范围之外,面对面站着。孙哲平两手揣进口袋,黑色的长风衣线条干净利落,自然的透出冷漠疏离之感。张佳乐穿的短袄,运动裤,裹一条深色的围巾,依旧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人。

    十一月的风已经很冷了,没出来多久,张佳乐的手指就被吹凉了,把手举在脸前哈一口气,搓了搓,上前一步,插进了孙哲平的口袋——先是握了握孙哲平温热的手,然后指尖摸索着,拎出了孙哲平的手机。

    孙哲平还挺习惯张佳乐偶尔莫名其妙的小动作的,看着张佳乐低头摆弄自己的手机,伸手去揪他的小辫子。

    别动,我不好扎!张佳乐拍开孙哲平的手,把手机放回他的口袋。

    孙哲平顺势抱住了他,松松的搂着他的肩膀。衣料让他的拥抱显得有些僵硬,但是一如坚固的城墙,挡风遮雨。

    孙老板,你该走了!张佳乐在孙哲平耳边念叨。

    那我走了?孙哲平把头埋在张佳乐的围巾里闷声问道。

    走吧走吧。张佳乐点头。

    真走了?孙哲平撒开手,退后半步,直盯着张佳乐的眼睛。

    快走吧!孙三岁!张佳乐笑骂。

    孙哲平笑吟吟站在原地,弯起眼睛贪婪的捕捉着张佳乐散发出来的光。

    你不走我走了!张佳乐扭头就走。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孙哲平站在原地数着。张佳乐的第六步突然变了方向,三步并做两步跑到孙哲平眼前,叠起拇指和小指,余下三指在他嘴唇上点了点。像偷袭完毕的猫儿一样敏捷的跑回去,还一边回过头来,把那三根手指按在自己嘴唇上,抛出一记响亮的飞吻——然后响亮的撞上了正缓缓打开的玻璃门。

    孙哲平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到了停车场,倚在车门上,孙哲平掏出手机给张佳乐打了个电话,看着通讯录里面被改成“aa冠军张佳乐”的名字有些哭笑不得。

    张佳乐刚回到长椅处坐下,就收到了“aa百花mvp大孙”的来电,淡淡的两个字,加油。

    6:40两人的手机同时弹出相同的备忘录的提醒。

    张佳乐正在候机室呼噜呼噜的吃着泡面,看也没看就把提醒关了,紧接着接到了张新杰的电话,张佳乐?吃饭了没有?我们这边还给你留了点饺子没有煮——

    孙哲平刚刚回到家,躺在沙发上,正寻思着点个外卖,一拿起手机就看到张佳乐给他设置的备忘“今天立冬,回家要吃饺子!XD”

Fin.


中午才晓得今天立冬,我也想吃饺子!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