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韩叶】 把你的戒指给我 13


私设,小甜饼.


    叶修接起电话的时候人还没醒,口舌也仿佛还睡着,语速慢吞吞的,声音烧开水一般咕噜咕噜从喉咙眼儿里冒出来。但好歹还记着这件事,含含糊糊应了两声后就从床上爬起来。

    韩文清的电话来得早,叶修整理好自己下楼之后,才六点十五,韩文清还没来。懒洋洋靠在单元的铁门上,叶修在口袋里摸索一会儿,垂下眼帘,点燃一支烟。

    作息时间不定的缘故,城市二十四个小时任何一个时刻的面貌叶修都见过。深秋的清晨笼在薄雾里,氤氲着浅浅的日光,太阳升到更高处,就会蒸发这点温柔缠绵,天空重新变得爽利起来。

    慢吞吞抽完烟,六点二十,韩文清到了。

   
    韩文清:“不错,挺早。”

    叶修捏着烟头,打量韩文清这一身。贴身的防风外套被肌肉架起漂亮的流线型,黑色的紧身裤显得腿尤其长。手套,臂包,护膝,防风镜,非常专业。

    叶修身上也是一整套类似的行头,不过不是他本人的。那天晚上回家之后,再买装备显然来不及了,叶修想起来叶秋似乎有那么几套装备,正好叶秋出差办事离B市也不远,就叫他紧急寄一套过来。

    叶修全身上下没有一块能看的肌肉,往韩文清身边一站,差距立显。

    “里面穿的是速干的衣服吧?”韩文清顺手接过叶修的烟头,丢进手边的垃圾桶。

    “应该是。怎么跑?”叶修扯了扯不太合适的衣领口。

    “先在小区慢跑热身,开始出汗了我们就上马路。”韩文清抬手比划一下。

    “那走吧。”

    对于常年窝在家里的叶修来说,开始出汗意味着已经累了,跟着韩文清绕着小区跑了两圈之后,叶修就开始上气不接下气,而这个速度下的这种运动量显然还没达到韩文清的热身标准。

    “再跑一圈,休息一下,我送你回去。”

    叶修在杂乱的呼吸间隙轻轻的啊了一声,然后就没了动静,不知道听没听清。韩文清回头看他的时候,他已经原地蹲下,单膝跪地,抱着腿颤抖。

    “怎么了?抽筋?”韩文清疾步跑回去,在叶修身侧蹲下,把手搭在他肩上,“起来拉伸一下,别缩着。”说罢就要把叶修从地上扶起来。

    “嘶——别动别动!”叶修固执的抱着腿不肯起,等到一波痉挛过去才按着韩文清手臂站起来。

    韩文清扶着叶修到花坛边缘坐下:“怎么样?”

    “普通抽筋呗,不怎么样。”叶修抹一把额头上的汗,掏出一支烟,手抖着点不燃。

    韩文清取过他的烟,叼着嘬燃了递回去。叶修奇怪的盯了他一会儿,没接。

    “不要我摁掉了?”韩文清仿佛也意识到这个行为有点出格,讪讪收回手。

    叶修倒是伸手抢一般的拿过烟,叼上了:“老韩你还跑不?”

    “我先送你回去吧,别感冒了。”答非所问。屁股都没坐热,韩文清又把叶修拎起来往回走。

    叶修一到家就指挥着韩文清把自己扔到沙发上,舒舒服服的陷进沙发里:“老韩你喝杯水吗?喝就自己倒吧,我伤员动不了。”

    韩文清:“你先找套干净的衣服换了,我再给你拉一下腿。”

    “别麻烦了,你跑步去吧,我睡觉。”叶修翻个身,从沙发靠背上扯下来一床被子,把自己埋进去。

    韩文清走上去弯腰把被子掀开一个角,让叶修脸露出来,一字一句:“现在不拉伸,明天更痛!”

    叶修没见过韩文清露出这种表情,瞪圆了眼,眉毛高高的挑起,像是在威胁。叶修对着这样一张脸,虽然不带怕的,但也不好总拂人面子,从沙发上挪下来投降道:“好好好,那你先去喝口水,我去换衣服。”

-TBC.

*烟要叼着吸一口才能点着。

↑关于老韩到底做出了多么莫名其妙的行为。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