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韩叶】 把你的戒指给我 15.


私设,小甜饼.


    韩文清只是看着叶修,浅色的日光下他像个人型蒸笼一样温吞吞的蒸出一层白雾,飘摇在逐渐干冷的清晨,光线具象的穿过他。

    叶修并没有让气氛冷太久,自顾自的解释道:“到吃早饭的点了。”挑起眉,略有一点挑衅意味的斜睨韩文清,像是得寸进尺的怪罪韩文清不该请他吃那一顿早餐。

    韩文清也不甘示弱的挑眉,语气不善:“还想蹭饭?”
    叶修掐了烟,装模作样的郑重点头。两人一齐笑起来。

   

    自此,叶修开始了他长达大半个月断断续续的蹭饭生涯。

    半个月的时间远不够叶修练成韩文清那样的运动员体质,因此叶修按计划在完成自己的晨跑之后,回家迅速洗个澡,再抱着笔记本到楼下安静的写文,等韩文清跑完,去他家吃早餐。

    叶修回家的路上到处都软绵绵的罩着一层温湿,等到他再次出门,那点潮气又悄悄退回了不知名的角落。这些细处没有经历过早晨的人很难发现,这离奇又可爱的细节成功的让令人痛恨的冬日清晨讨喜起来,也提起了叶修到处转悠的兴致。三天之后叶修就放弃了带笔记本,一心一意的探索起了时间流淌的趣处。


    “哎老韩,兴欣门口那家cafe你去过没?”叶修躺在韩文清家的沙发上,举着本杂志,两脚交叉架在茶几上晃荡着,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跑步的时候看到过,但是都没有开门。”韩文清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依旧是那件米色的浴袍,看起来温暖养眼。他路过叶修,径直走向厨房,去拉冰箱。

    “你那大清早的,谁家cafe六点半开门?今天请你去那里吃呗。”叶修翻个身,趴在沙发上,支起上半身往厨房方向望去。此时距叶修在韩文清家里蹭早餐已经过去了一周,根据叶修的小计较,韩文清冰箱里的东西应该已经被他们俩吃得差不多了。

    韩文清开冰箱前心里有数,只瞥一眼就答道:“正好,那我去穿个衣服。”

    没说什么正好,两人却都清楚。

   
    到咖啡店的时候依旧很早,不过店外已经支起了两排遮阳伞,伞下罩着小方桌。说来也奇怪,在冬天这种阳光稀缺的季节,人们依旧享受着在没有风的日子里,坐在阳伞下喝咖啡的小情调——风如果卷起尘土来自然又不一样。

    叶修打听过韩文清目前的日程。正值两个赛季中间的冬假,再加上韩文清有伤在身,队里大大方方的放他到外地来休养,只需要参与当地球队下午的部分训练。这对于职业选手来说说不上是个好消息,伤病加上年纪,向来是退役的关键因素。

    不过正因为如此,上午两人都是空闲的,在这难得有阳光的日子里,坐在咖啡店门口浪费生命,至少可以看起来从容优雅。


    叶修接到陈果的电话时,他们已经在那里坐了将近一个钟头了。陈果在电话里匆匆问了叶修的位置,没一会儿就乘着的士到了马路对面。

    看到那一小片阴影下的两道人影时,陈果的脚步迟疑了一瞬,叶修没告诉她还有别人。

    那边的两人盯着手上的书,视线都不舍得移开,同时伸出手准确的端起桌上的白瓷杯,喝了一口,放回去,依熟练度来看,显然是保持这种状态相当久了。

    他们并不交谈,但这种奇妙的氛围让他们两个看起来像一个和谐的共同体,让人有种难以将其打破并介入的感觉。

    陈果没有犹豫很久,一来她习惯于雷厉风行,再者叶修既然和那人相处得如此轻松随意,虽然自己和他并不相识,那人也不应该被划为外人。

    走近时陈果发现那人手上的书有些眼熟——那是经由她之手,编辑出版的,一叶之秋最近的新作。



-TBC.

恭喜老韩成为沉迷老叶小说的x瘾青年。()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