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韩叶】【哨向】

这一篇…名字都没取,激情写文。
看完请…答一下附加题。




1.

    “人都到齐了吗!”韩文清伏低了身子在战壕里移动,小心的避开脚下呻吟着的伤员和扎在地上锋利的弹片。一条漂亮的黑背跟在他身后小步蹦着,尖耳不停的调整角度,不时嗅一嗅战壕壁上泥土颜色更深一些的地方,那里浸润了不同的人的血液。韩文清将自己的感官铺开,覆盖在战壕里,一寸一寸的确认着坑里的情况,一个一个的清数着这里的人。

    这本来只是一次普通的排雷任务,任务区在相对安全的地带,因此塔里哨兵和向导一共只派出了五十人左右,没有携带强力的作战武器,甚至都没有作战的准备。偏偏在这时候敌方发动了空袭。

    这是一次几近完美的空袭,X国甚至没来得及发出警报,敌机就已经到达战场,看似漫无目的的在雷区进行覆盖式轰炸,引爆了那些深深浅浅的炸弹。这种做法对M国并没有好处,只能帮助X国加速排雷的进程——如果塔没有派出哨兵前来排雷的话。

    “还有五个人。”韩文清趴在干裂的战壕边缘向雷区张望,他看到远方爆破的硝烟浪潮般从里向外翻涌着,云层压得太低了,和那烟尘连在一起,铺成一条通向天空的黑色死路。更远的地方,灌木丛着了火,形形色色的小动物慌不择路的奔逃,被流弹削成一块一块的肉。火热的风吹过荒原的枯树,金属相撞一般带起一串串火星,像一只只扑火的蛾子,飘飘摇摇的落下。

    “汪!”

    “该死!”韩文清猛然清醒过来。他看得太认真了,连一旁有人叫他都没有听见,直到他的狗凑过来叼着他的裤脚拉扯。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种状况没什么,但是对于一名哨兵,而且是战场上的哨兵,这种举动太危险,而韩文清已经不是第一次把自己置身于这样的危险里了。

    “队长,刚才我在肖恩旁边,他……死了。”一名灰头土脸的士兵低着头挨过来,抬起手背在脸上抹了一把,盖满了尘的手背上显示出一道清晰的水痕,“我把他的牌子拿回来了,另一块放在他嘴里。”黑乎乎的手递过来一个迷彩布包裹着的小物件,那布料上还溅了星星点点的血迹,干了之后形成一块块硬斑,看样子是死者身上的衣料。

    韩文清摩挲着那块印着姓名和编号的钢牌,抱住那名士兵,用力的在他背上拍了拍:“你做得很好。”

    陆续又有人传过来三块狗牌,都用死者的衣料包裹着,这是他们的传统。姓名牌通常是两块串在一起,被一根细铁链挂在士兵的胸前,如果哪天看到单独一块出现,那就说明它的主人已经阵亡。

    幸亏这次带队的是韩文清,他有足够的经验与专注度。如果不是他听到了来自港口的轰鸣,果断下令撤回,伤亡还会要严重得多。

    韩文清掂了掂手上被擦拭得锃亮的不锈钢姓名牌,太阳穴依旧突突的跳着。每一个士兵都十分珍惜自己的姓名牌,虽然大多时候他们戏称其为狗牌,但那两块狗牌说是他们的第二条生命也不为过——一旦他们战死沙场,说得过分一些,如果他们的尸体被炸成肉块,无法辨认,那便是他们身份的唯一证明,而带着这份证明回归人类社会,他的社会身份才会真正死去。

    少了五个人,韩文清手上有四块狗牌,还差一个,失踪的是一名向导。

    韩文清把狗牌重新包好,交给副队长张新杰:“我再去找找,向导一个都不能少。”向导的数量太少了,这次带出来的又全是精英,他们一个都损失不起。

    韩文清爬出战壕,距他半公里左右的位置猛然一声炸响,半边天空被映得酡红,仿佛醉汉的脸。

    韩文清闷哼一声,被震倒在地。

    按理说那种距离的爆破影响不到这边,但韩文清的精神屏障毫无征兆的出现了裂缝,这是刚觉醒不久的哨兵才会出现的失误。他仿佛被闪电当头劈中,一万朵烟花在脑海里炸开,鼻血刷的一下淌过嘴唇,砸在地上,战壕里的所有哨兵都闻到了那股新鲜温热的腥味。韩文清抬手抹了一把鼻子,往裤腿上擦了擦,支起身子。

    “队长!我跟你一起去!”韩文清听出来那是队里最小的哨兵宋奇英,他刚觉醒不久,塔里只派给他一些相对安全的任务,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这种险况。

    “回去趴好!”韩文清对着战壕挥挥手,比了个手势示意自己还好,压着腰向西走去:“他妈的!叶修!”

    韩文清一早就发现了叶修不在,他一遍一遍的清查着人数,就是希望在某一次数人的时候能看到那家伙灰头土脸的缩在角落里抽着偷偷带来的烟。他知道叶修单兵作战能力很强,但这次他甚至不指望叶修能像过去每一次一样轻轻松松的回来,他只希望他还活着。

    “他妈的…”韩文清跌跌撞撞的走着,脑子里依旧嗡嗡的响,除此之外他还能听到很多声音,眼前却红通通的模糊一片。这种状态下继续向前走反而危险,韩文清找了个两人宽的坑洞躺下,闭上眼。消失了一段时间的黑背又重新出现在坑边,低声呜呜着舔了舔韩文清的手背,代替他向更西的地方寻去。

    坑里保留着爆炸的余热,躺着十分舒服。切断视觉后,韩文清的听觉与嗅觉反而更加敏锐,它们像植物的根茎一般攀着沙石向外扩张。即使只是听觉和嗅觉,在战场上收获的信息量也十分庞大,韩文清清楚自己又在做危险举动,但他没法控制自己,他心底有一团火,压着压着,就快要炸了。





-TBC.

第二发其实已经写完了,正在第三发。

附加题一:
做出选择
    1.回家以后立刻开车!
    四发内结束!

    2.写长,
    那我就慢慢构造世界。
    车在车库里停一停晚点开出来。

附加题二:
    取名…。

评论(2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