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Quest 【韩叶】【哨向】



3.

    无论如何韩文清都算不上一个能自说自话这么久的人。

    对待那些重伤濒死的士兵,他通常只有那几句已经被说烂了的老话“撑住!我们马上就到了!”“任务完成得很漂亮!”“你的家人将以你为傲!”

    事实上面对着那样的一张张绝望又清醒的脸,尤其在还能听到一梭一梭子弹出膛的声音的时候,任何人都没有办法说出更多的话。语言的力量在断壁残垣中被无限削弱,既然这样,不如许诺给他们和平年代才会有价值的荣誉,反正不会给任何人造成损失。
   

    韩文清不愿意对叶修说那些假大空,一是那话说出来他们两个老油子谁都不会信,二是他固执的觉得叶修根本死不了。

    只好说说这次任务的情况。

    其实仗打久了就没有什么新鲜事了,部队里聊天的内容已经从战友们奇奇怪怪的死法,变成了张三没被地雷炸死,回来养伤期间却因为吃得太开心差点被青菜噎死之类的笑话。类似的还有李四的汤倒在了身上,伤口发炎引发高烧,差点烧成个傻子。

    或许这是战争年代人们的特征——他们把残酷中带有侥幸成分的故事用轻松的语调阐述,好让轻微扭曲的心理呈现出健康的状态,这样对活着的人来说反而好受一些。

   
    “你可闭嘴吧,都喘成一破风箱了还逼逼叨叨,给领导汇报任务进程啊?”叶修大概是觉得吵得慌,梦呓般不留情面的骂起来。

    这话包含的意思在韩文清生平受到的最不讲道理的指控中可以排名前三。前三的另外两项分别来自他的副队张新杰和另一支队的喻文州。

    韩文清憋了一肚子火,真的就闭上了嘴。

    叶修看起来瘦长瘦长的,韩文清把他抱在怀里却并不轻松。虽然是以技术出名,但叶修好歹也是每季公会评分都A+的顶级雇佣兵,身体素质绝对差不到哪里去。先天肌肉类型的原因,叶修身上线条起伏度远比不上韩文清,但那并不代表着肌肉的质量,甚至可以说,在相同的体积下,叶修的肌肉强度鲜有匹敌者。

    沉,韩文清感觉不像是抱着一个人,倒像是一坨软铁。背着会省力一些,但叶修这情况还不好背,放在背上就难以照顾到那块金属片,由着它在伤口进进出出,万一再血崩一次,后果可想而知。

   
    好歹还是在叶修彻底休克之前到了战壕。韩文清把自己摔在坑底,大口喘着粗气,手里攥着叶修的狗牌。那狗牌的链子被流弹削断,韩文清把叶修抱起来的时候,落进了他的衣领。

    随着叶修被接走,薄荷叶的味道渐渐散去。来去路上都还不觉得,这时候专属于战场的浓厚气息席卷上来,真真闷得叫人窒息。

   
    叶修并没有被送往军区的医院,而是直接被接回了公会的小破诊所。

    说是小破诊所,其实只是一种外号。

    事实上,在东大陆这样一个能人异士聚集地,绝大多数人愿意为自己的国家信仰奉献一切,但依旧有相当数量的外乡人,没有信仰,没有依靠,他们以金钱取暖,加入佣兵组织是最好的选择。

    战争爆发前,各国佣兵公会还只是类似于黑道的地下组织,他们接手的任务很杂,大到暗杀官员推动政变,小到帮助有钱人家的太太找她丢失的爱犬,只要有钱,没有他们不做的事情。

    公会里的雇佣兵都是一群要钱不要命的疯子,公会财力又十分强大,这就造就了每一地区佣兵公会的“小破诊所”才是医疗最发达处的局面。而那里的医生,身份上也是隶属于公会的特殊兵种。

    战争爆发后,国家管制力的降低更导致了佣兵公会得到雨水的野草般疯狂乱长。这样一种暴力组织的扩张导致战争局面愈发混乱,有的国家征召雇佣兵,把公会当做自己的后备军团,而更多的国家需要分出一部分的力量来压制公会的躁动。

    叶修所在国是前者,事实上他就是被征召的雇佣兵,他作为战争工具,被用坏了,得紧急送回去维修一下。

    排雷仍在继续,不过相较之前要轻松得多,没有意外,没有人受伤,两天之后那一片雷区的警戒度就从红色降到了绿色。

    任务结束后,韩文清回到部队的宿舍。安全区的天也没有想象中澄澈,即便在夜晚,也因为各种警示灯而被迫微微亮着,红红蓝蓝的搅在一起,呈现出诡异的深紫色,脏兮兮的云像是落在丝绸上大团的灰尘。

    在阳台站了一会儿,韩文清突然觉得累了,他在战场上都几乎没有过这种从内而外的倦怠。退回到屋里,拉上窗帘,他在柔和的水声包裹中奔向梦境。
   

    在部队里,哨兵和向导分开住在两栋单独的宿舍楼里,他们的楼通常也被叫做塔。塔很容易区分,哨兵的塔比普通的宿舍要大一圈,墙壁更厚,因为里面埋着纵横的管道,水流永不间断的在里面流淌。向导的塔和普通的楼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紧紧挨着哨兵的。

    虽然两栋楼就差没阳台对阳台贴上了,但是依旧会发生哨兵或是向导待在对方的塔里夜不归宿的现象,不过上头对于这种行为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上头暂时不会给刚下前线的士兵派发任务,于是韩文清闲了整整一天,没有心情出塔,只烦闷的在楼顶上吹风。

    韩文清摸摸口袋,里面是叶修塞给他的那支烟。那烟皱巴巴的,细细长长,可能是女烟,暗红色的滤嘴上印着一个外文单词,韩文清特地去查了,那个词既有远征的意思,又可以作验尸陪审团,可以说是个相当适合战争的词了。

    除了烟之外,韩文清还摸到了叶修的狗牌。像其他雇佣兵一样,叶修的狗牌是暗金色的铜合金,回来之后还没有洗过,上面印着一大滴血印。看到那两块狗牌,韩文清才意识到他的躁动究竟想把他推向哪里。



-TBC.

对没错那个烟上的单词就是quest.

我考完了!等我疯狂更新激情写文!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