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Quest 【韩叶】【哨向】


4.

    在填写完出入登记表后,韩文清坐上一辆皮卡车的车斗,搭顺风车进城,向司机方锐借了个火,好歹把叼了一路的烟点着了。

    这是韩文清第一次抽烟。无论是焦油含量多低的烟,对他来说都无异于把一支直径八米的烟囱塞进嘴里,下面疯狂的燃烧着各种焙干的植物枝叶。这样的刺激下,没人能从中分辨出半点滋味,提神醒脑倒是效果拔群。

    小心的调控着感官的灵敏度,第一口还是呛着了,韩文清不得不像面对枪管一般面对这支烟。勉强让烟雾在口腔里过了过,他就忍不住把烟掐了,撑着皮卡车的护栏狠狠咳了一阵,行驶在平坦地面依旧晃晃荡荡的皮卡车差点没把他甩出去。

    “喂,不要命啦老韩?”前面的方锐回过头,通过驾驶室背后的小窗口朝他幸灾乐祸。

    “知道你还怂恿!”韩文清向前方怒目而视,“开车别回头!”

    方锐朝着和天花板成四十五度角倾斜的破后视镜不怕死的挤眉弄眼:“咱西北军区谁敢不听你韩文清的话啊!”

   
    去还狗牌。这是韩文清给自己此行目的的解释。

    韩文清隶属于X国西北军区,虽然贯穿全国的河流流经不远处的居民区,但由于整体位于草原型气候区,那条破河仍旧会季度性缺水,可见军方确实给哨兵的塔下了些血本。

    现在正值旱季,放眼望去公路旁虽有大片齐腰深的草地,它们已经枯黄,靠倔强和彼此依附站立着,连绵起伏,把远空也映照成辉煌的暗金色,稗草倔强的颜色。

    抹去叶修狗牌上的浮尘,那暗色亮了些。狗牌上除了姓名、出生年月、隶属组织等等之外,还有最为重要的人种。这里的人种不指颜色,而是哨兵,向导或是普通人。

    叶修的那一栏是普通人。弄清楚这件事是韩文清此行另一目的。

   
    佣兵公会的小破诊所也和普通的医院一样,进门就一股子消毒水味儿,大理石铺的台阶棱角都被踏成弧形,有些年代的灯投下的光是暖色的。

    也不完全一样。这里的病房塞得满满当当,不太严重的患者在走廊里吊水,站的站坐的坐,甚至还有人推着吊瓶架四处兜售瓜子花生口香糖——因为烟酒槟榔在这里都是绝对禁止的,他们只能嗑一嗑瓜子儿,嚼一嚼口香糖了。

    走过楼梯拐角,韩文清看到二楼楼梯出口被三张拼在一起的床堵住,上面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人在打牌。

    他眉头拧得抹不开,掉头直上四楼。这里楼层越高患者伤势越重,相对的也更加安静。韩文清从觉醒之后就很讨厌来医院,他几乎从不参与去医院看望受伤战友的活动,但是大家对此都表示了一定程度的理解。

    和其他人想的不完全相同,韩文清讨厌医院的原因不仅仅是那里的各种气味对他来说都过于浓厚,更关键的原因是他不知道怎样面对。

    士兵在战场上总是更频繁的面对生与死,但医院是一个介乎生死之间的地方,在这里你会看到一个充满希望,侥幸活下来的士兵,眼睁睁看着自己病情逐步恶化。好不容易被人捧回来的火种渐渐被绝望窒息。这太难了。韩文清从来只知道活着和死去,他想要逃避这中间的过程,直面对谁来说都太难了。

    这应当是一种永远不会麻木的体验,见得越多,越难。
   

    叶修的房门没有锁,应当是方便查房。

    韩文清从走廊走进病房,瞪着眼适应了好一会儿。相较于窗帘拉得一丝不苟的病房,走廊里亮堂得过分。

    韩文清动作很轻,走进去发现叶修果然在睡觉。像一只瘦长的蛹,叶修把自己紧紧裹在被子里,安静的起伏着,只露出来个毛茸茸的头。

    叶修这样的动静在部队里太难得了,韩文清的两个室友,做完任务回来累得像狗一样,倒头就睡,鼾声恨不得把墙壁夹层里的水管都震碎,把自己淹死在梦中的大洪水里。难以置信的是,鼾声竟然也被归类在白噪音里,属于对哨兵无害的声音。
   

    习惯房间的亮度之后,没有必要再去开灯,韩文清像夜行性动物一样,悄无声息的走近病床,叶修躺得很端正,黑发凌乱的摊在枕头上,眉尖有些刻薄的挑起,仿佛藏着笑意,事实上这是他不留情面嘲讽别人时的预备动作。

    韩文清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一般医院会把病历本放在那里,他不打算叫醒叶修,或许可以靠认病历本上的字来消磨时间。病历本被顶到角落一侧,摸索中韩文清还在另一侧触到了一个防水袋,好奇的拎出来一看——半透明的袋子里有三包烟,它们被小心的呵护着,甚至裹了两层防水袋。

    叶修明显气不足的笑声在房间里回荡得格外响亮:“别乱翻人抽屉啊老韩。”他略略偏过头注视着韩文清,脸色白得仿佛有一个透明的轮廓,眼里闪着清明的光——他早就醒了。

    “什么时候醒的?”韩文清毫不客气的拉过来一条椅子坐在床边,把烟和病历本一起放在腿上,“这个我没收了。”

    “我靠,我都藏好几天了,还没来得及抽一根你就——”叶修猛然直起腰,抬手要抢,本该迅猛的动作刚起势就蔫了,韩文清半站起把他按回床上,顺手给他掖了掖被角:“别乱动。”

    “……哎,其实你刚上到这层楼我就发现了。”叶修动作威胁无效,开始发动语言攻击,“啧啧啧,那杀气,热腾腾的。”

    被嘲讽得没脾气,韩文清觉得自己这趟来得真是多余,这家伙生龙活虎的,根本就不需要人担心。


-TBC.

下一回沐橙出来叫他们两个去结婚。()
强行剧透。

评论(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