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Quest 【韩叶】【哨向】

5.

    韩文清本来也没打算太早走,沉默的拧着眉头看叶修的病历。来人之后叶修显得无聊至极,注视着韩文清压得低平的眉,冷不丁开口:“我是真的觉得我会死,就差没把沐橙托付给你了。”

    知道他在说好几天前的事情,叶修难得的正经严肃,韩文清抬起头看他,等待下文。

    “哎,说起来沐橙也是向导,还可以跟你配个对。”叶修装出个认真思索的表情。

    锁眼轻轻咔哒一声,有人推门进来了,听脚步声是苏沐橙。韩文清回头跟她打个招呼,随意的接话:“现在这世道,两个向导也不是不行,我看你俩就挺好。”叶修的胡言乱语没有太超出韩文清的意料,权当陪他讲相声消遣。

    叶修瞪圆了眼睛,他身体不能妄动,就把表演全部寄托在表情上:“那不能啊,沐橙可是我好哥们儿的亲妹妹,我能这么禽兽吗?”

    “你把沐橙当亲妹妹是吧?”韩文清带着椅子往一旁挪了挪,腾出一点空间给苏沐橙。苏沐橙提回来一袋子药,倒在床头柜,一边整理一边听他们闲聊。

    叶修:“对啊。”

    “那你死了以后我跟她在一起,我就不禽兽了?”带着点辩论的气势,韩文清直勾勾盯着叶修。他们的关系撑得起互相讨论后事,甚至于直言生死。

    叶修终于笑起来:“学会抓重点了,不错啊老韩!”

    “……”韩文清只瞪着他,喉结跳了跳,没说出话来。

    苏沐橙听不下去了,插嘴道:“你们两个在一起吧,就没人禽兽了,这总可以。”

    “……”这话竟然没人接得住。

   

    “老韩,你过来。”叶修懒洋洋的召唤,语气语调软绵绵的,尾音下坠,吞没在胸腔共鸣的低沉喉音里,没由来的带了引诱的意思。

    “嗯?”韩文清站起来往前走半步。

    “再过来点,脸下来。”叶修挑眉指挥。

    韩文清分析着叶修的表情,一点一点靠过去,直到他薄荷味的鼻息和缓的扫上自己的下巴。

    “乖狗狗。”叶修想起来什么,突然笑起来。

    韩文清脸色变了变,就要退回去。他发现了,叶修在自己进门前就开始释放向导素。这是前所未见的用法,在封闭空间内,向导素发挥着安定剂的作用,加之叶修的薄荷味稀释后像某种空气清新剂,不引人注意,少量的吸入足够让人完全放松。韩文清见识过叶修的诡异,但他还是着了道。

    身体猛地一僵,战场直觉让韩文清绷紧了神经,由内而外的某种情绪却强行拉住了他的退势,喉结动了动,空咽一下。叶修看了觉得好笑,略微支起左侧肩膀,对着韩文清耳畔吹了口气,薄荷味浓烈起来。

    韩文清彻底定在原地。

    “咳,药清好了,按说明书吃就行。我走了噢?”苏沐橙毫不客气的打断,“说真的,你们赶快去结婚吧。”

    “老韩,不是我吹,这比你们部队那破药效果好得不知道哪里去了。”叶修相当淡定的躺回去,刻薄的贬低着被称为本世纪最伟大发明的药物。他在韩文清耳后留下了一些气味,这是只有小部分向导能做到的事情,用于稳定未结合的哨兵。

    韩文清面上没有表情,但他的耳垂悄悄烧透了。

    一番接触下来,韩文清也并非一无所获,他看到叶修衣领里闪出一道金属光——是狗牌的链子。

    狗牌的补办程序很复杂,原因可想而知。如果狗牌管理不当,那么就会战场上就会出现大量假身份的尸体,这样的漏洞会让不少有小心思的人钻空子。

    几天时间狗牌的补办是不可能完成的,何况叶修还卧病在床。那么只有两种解释,一,韩文清手上的狗牌是假的,二,叶修脖子上的狗牌是假的。无论哪一条推论是真的,都会将叶修送上军事法庭。

   

    苏沐橙说是要走,实际上她抱着手臂站在一旁看这两人沉默对峙看得不亦乐乎。

    从这两人认识起,外面就传他俩不和,事实似乎如此,但哪有打心底里讨厌的人互相了解关怀至此。苏沐橙真的觉得他们应该直接去塔里登记。

    韩文清觉得和叶修的聊天进行不下去了,开始转向苏沐橙打听叶修的情况。

    苏家妹子跟着叶修,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开口就是:“不太严重……里里外外还没缝上一百针。就是骨头碎了一点,斜方肌撕裂,比较麻烦,手术找碎骨头花了点时间,现在基本上就没什么事了。”

    怎么可能没什么事。斜方肌连接颈椎和肩胛,撕裂之后光是复原就至少得花上三个半月,再加上颈椎牵引和复健,能不能完全恢复都是个问题。

    叶修看了韩文清一会儿,突然开口问道:“老韩,你请了多久的假?那件事情有点眉目了。”

    “怎么?”韩文清重新在椅子上坐下,攥着那一条烟,“你还想往外跑?”

    “我要叶秋买了药。”叶修极小幅度的偏了偏头,示意枕头底下有东西,苏沐橙过去摸了摸,是一盒针剂,透明的盒子,略黄的液体,药剂和注射器分开存放,八支。

    “……”韩文清刚坐下,刷的一下又站起来,握紧了拳头举在身侧,像是要给叶修迎面一拳,手悬在空中半晌,最后重重地砸在床头墙上,“你不要命了!”病床都被震动,发出吱吱的轻响。他没有想到叶修说的药是这个,黑市都买不到的,没有名字的药。

    苏沐橙倒是显得冷静得多,拿着盒子,只是褪了笑意。她没打算劝阻,她知道没有用。

    韩文清出拳时,叶修条件反射眨了眨眼睛,事态严重,他绷起了表情:“所以我问你能待多久,我有点担心。”

    “操!”韩文清怒极,抓着手边的烟摔到地上,甩手走到窗边,又快步走回来,对着叶修怒目而视,“一个星期。”


-TBC.

突然发文!
Long time no see!
朋友们还记得我吗!()

我崽站在旁边看我从文档里复制粘贴,咆哮:我要戳破你的惊天大秘密!你还想伪装你不是复制粘贴的!你不要脸啊!!啊!!
…他有病。

评论(1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