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Quest 【韩叶】【哨向】

6.


    与其他大部分人的记忆不同,叶修第一次见到韩文清不是在战场上,而是在军区医院。
   

    叶修好不容易拐弯抹角的应征入伍,住在离军区医院最近的编外营。

    应征入伍的雇佣兵有相当长的一段审核时间,期间不仅是身份背景需要再三确认,作战方式等也需要重新培训。

    审核期间,叶修被关在军营里无所事事,不太清楚部队纪律,只好每天去隔壁的医院转转,能帮把手就帮一把。
   

    “……能不能救活是一回事,救活也不可能再上战场了,就连一个人在安全区生活都是问题。”

    “唉,那……那他,毕竟是韩文清,用吗啡还是太……。”

    叶修路过韩文清的病房时,刚好听见了这段对话,病房的门半开着,叶修有些好奇的探了探头,看到了里面的状况——

    韩文清躺在病床上,身上插着各种管子,胸膛隔着被子都能看到明显的凹陷,肋骨似乎全断了。露在衣料外的皮肤上全是划伤和灼伤,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身上似乎没有丢失什么零部件。叶修见他闭着眼假寐,却不曾想,韩文清有所察觉般睁开眼看向门口,两人的视线猛然相撞。

    想是在病床上躺了很久,又无法正常进食,韩文清的脸颊凹陷,眉骨和颧骨显为突出,中间架着的两只眼睛蓄满了力,像是要发出光来,叶修可以轻易的读出里面的情绪。其实换上任何一个向导,甚至于普通人都能读出来,他想要活着,他渴望战斗,欲望太强烈了,几乎带有攻击性,让人无法拒绝。
   

    叶修只探头看了一眼,在那医生要出言制止之前抢先开了口:“什么情况?是个哨兵?”说着从衣领里掏出来自己的狗牌举在面前,“向导,看能不能帮上忙。”
   


    “一个星期太短了。”叶修根本就没看韩文清,“下个月十二号,鬣狗会出现,这次一定……”

    “这样,”一旁的苏沐橙打断,“我去塔里帮忙申报假期,就说状态不稳定。哨兵这一项一直都容易批下来。”哨兵和向导首先由塔负责训练和管理,再下一层才是军队和佣兵公会。

    韩文清想了想:“最长是两个月……”他还在气头上,骂了句,“妈的!怎么总是我上你的贼船。”

    “那就两个月。”叶修仰躺着闷声道。他其实醒来还没多久,这时候看起来竟然又有些累了,合上眼睛,幽幽的轻声说了句,“姜太公钓鱼。”

    愿者上钩。

   
    韩文清在叶修那里,一个下午都没有坐满就被赶了出来,叶修说他要关灯睡觉,叫韩文清要么睡病房的空床,要么自己出去租房子。

    下楼时,堵在二楼楼梯口打牌的人少了一个,韩文清脚步顿了顿,剩下人的骂骂咧咧中提到那人身体里取不出来的的弹片移了位,送去手术,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出来。

    韩文清逃也似的出了那栋楼。
   

    习惯性找到塔的下属部门去报备,韩文清顺便申请了一下租房。没想到很快就安排下来了,地点在叶修所在公会附近,是普通的小居民房,加装的白噪音系统是一个半面墙大小的鱼缸,平时普通人入住也是个不错的装饰。

    韩文清在附近买了些日用品,在租的房间里把东西稍微整理一下,又吃了点东西,天还没黑透。于是他决定去佣兵公会转转。

    佣兵公会其实是类似于公司的组织,不过工作安排不那么严格,大厅有一排类似银行提款机的屏幕,雇佣兵在那里刷过狗牌验证身份后,可以自助领取任务。

    韩文清不是第一次到公会大厅,正是因为他知道领取任务的流程,才在摸到了口袋里没还回去的狗牌时,毫不犹豫的把四处转悠的目的地明确的改成了佣兵公会。
   

    这时候大厅里的人不多,在警戒线外观望了一会儿后,韩文清成功的刷卡进入了雇佣兵的世界——这已经让他感觉不虚此行了,至少证实了自己手上这两块狗牌是真的。

    这还是韩文清第一次使用雇佣兵的任务系统,他在界面上左滑右滑,发现这个系统相当全面。除了普通的任务列表之外,还有按照等级推送的任务,任务积分明细等等,系统甚至可以直接查看部分历史任务详情。

    叶修最近一次的任务在半年以前,是他第二次应征入伍前没多久。大致内容是和哨兵组队,护送一批货物,报酬高得像在干走私。货物具体是什么,虽然雇主选择保密,但佣兵们心里应该都有数。韩文清反应了一下,说不定还真是走私。

    再往前的记录超过了时限,查看需要输入密码,韩文清只好再翻翻别处。

    叶修曾发布过一些零散的任务,有时匿名有时不匿,任务的内容也从购买枪支到小纪念章收集不等,普通得让人完全摸不清楚他到底想做什么。不过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叶修从来没有在平台上发布过类似于信息收集的任务——他有自己固定的消息渠道。

    最后进入个人信息,叶修的那一栏清晰的写着“人种:普通人”。整个西南军区都知道的事情,偏偏躲过了塔的登记系统。

    再看下去也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韩文清在屏幕前站得太久,他取下叶修的狗牌,尽可能不惹人注意的离开了大厅。

   
    躺在安全区的居民房里,韩文清努力的回想叶修可疑的言行。叶修虽然平日里没个正形儿,但仔细想想他几乎从不违纪。

    ——除了某一次被韩文清碰上他翻墙跑出去。
   

    即使不巧被人碰上,叶修却一点都不慌,拍拍衣摆上的浮土,一副任君宰割的表情。

    韩文清就不同了,他好不容易逮到了叶修,要找他问问清楚。在韩文清的步步紧逼下,叶修抛出了个莫名其妙的问句:“你不觉得部队的小蓝片有问题吗?”

    韩文清被他煞有介事的表情唬住了,这是关乎相当一部分哨兵性命的问题,韩文清几乎没过脑子,脱口而出:“怎么可能!”

    叶修板起脸:“你小声点,黑市上的小蓝片和部队的效果是一样的。”

    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韩文清失笑,依言压低了声音:“所以?不就是小蓝片的配方流出去了,部队里的不会有问题。”

    叶修脸色变了变,没想到韩文清在部队待了这么久还这么天真。也可能正因为他一直待在部队,那些涉及钱权利益的东西才丝毫没染上他。




-TBC.

开始混乱的回忆插入模式!
   

评论(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