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Quest 【韩叶】【哨向】

8.

    “你带来的那个家伙……”魏琛叼着烟,盯着墙上透出幽幽蓝光的X光片子,拈起一支笔虚指着那些浅色的部分,“体内弹片很分散,肋骨碎得挺彻底的。”

    屈指扣扣身侧桌面,魏琛示意叶修过来坐下一起看。叶修把抽了一半的烟摁死在烟灰缸里,依旧站在魏琛身后:“他的情况我知道,弹片强行取出来会对神经造成不可逆的损伤,早就被判了死刑了。”

    温热的烟草味鼻息充斥着这间类似诊室的房间,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谈着一个将死之人身体详细的损伤状况,像在讨论股市涨跌——当然,这支股票早就没有什么下跌的空间了。
   

    “这算我的投资,要是成功了,只要免费给我留两份药。”临床实验风险并不大,因为结果根本不可能更差。叶修只是意思意思还了下价,他早就和韩文清商量过了,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只要他能挺过去,一切好说!我的药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差的就是人!照你的说法,再给他配个向导我觉得就差不多了。”终于敲定交易价格,魏琛一拍桌子,激动得烟头都快吐出来飞到叶修脸上——他等这样的人等得太久了。

   
    过道顶灯白惨惨的引领人的脚步,擦得发亮的地板倒映出鞋底的花纹。干净,透彻,让人觉得死在这里都不会腐烂。

    叶修拎着药物,和魏琛并肩走在这样的走道里,偏头问了句:“有人成功过吗?你们是打算怎么处理他们的?”

    “天选之人——”魏琛被自己中二的选词逗笑了,半开玩笑的答,“我们打算给他洗个脑,毕竟这是要绝对保密的项目,对他对我们都有好处。”
   

    韩文清的房间色调酷似停尸间,倒是和过道氛围十分和谐。房间除了一个通风口,其他地方彻底封闭,甚至墙上都钉了钢板。因此进门时,韩文清借助呼吸机维持的抽气声碰撞回荡得如同史前巨兽的哀鸣。

    韩文清一直勉力让自己醒着,以至于魏琛看到他寡白的脸色和眼里的血丝时,还忍不住客套了一句:“气色不错啊。”

    叶修白他一眼,把半透明偏黄色的针剂伸到韩文清眼前晃晃,故作轻松:“就是这个,明天开始用,不知道中途会出现什么问题,可能会加速死亡。”

    韩文清点点头示意接受。




   
    每隔一个小时,周围仪器的指示灯都会闪烁一下记录数据,这是韩文清唯一的计时方式——距离叶修用药第二十五小时,期间魏琛来过两次。

    从第一次见面起,韩文清就对这个气质猥琐的家伙不抱好感。那时魏琛犹豫着越过韩文清,莫名其妙的问叶修:“这是一号?”语气仿佛他们以前就认识,那时候的韩文清叫做一号。

    整整二十五个小时,韩文清在这小房间里,没有别的事情,只是看着叶修。大多数时间是靠在椅背上眯起眼睛调整自己的精神屏障,用不同的感官来感知房间,和感知叶修。坐累了就起来走走,至于旁边给他加的吊床倒是一次都没有用过。

    比看到的更多,韩文清闭上眼后,能够清晰的听见喉咙里溢出来的呻吟。几乎是用和自己较劲的方式发出来的声音,软骨摩擦得直响,肌肉绷出弓弦拉紧时的声音,本来用作呼吸的气体通过时带出了轻微的响动,几乎谈不上呻吟。但它清晰又痛苦。

    帮不上忙,韩文清只能在心里用劲,把自己左拉右扯。

    耳侧突然一轻,声音全都减弱了,韩文清猛然睁眼,站起来扑向叶修,撑开他的眼皮,瞳孔没有反射,使劲按压眶上孔,表情没有一丝变化。韩文清手忙脚乱抓住叶修的手腕,腕上扣着一个裹了皮革装着锁的金属环,韩文清吓得甚至忘记了房间里装有监护仪。

    这是第三次昏迷,情况比前两次都要严重,基本反射几乎消失。韩文清不得不冒险去碰叶修的精神屏障。

    按理说监护人应当选择向导的,向导显然更适合这项工作。一开始韩文清以为叶修选择自己全然是信任,直到他顺利的走进叶修的精神图景——顺利得不能再顺利,仿佛只是推开了一扇没上锁的门。

    那是一片季雨林,树木参天。正值雨季,从脚踝到腰间的高度填满了各色的花,空气湿润得快要滴出水来,矮一些的树木叶片上全是水珠,穿梭其间能湿半件外套。

    什么感官都用不上了,这里的信息过于密集,抬手一抓简直可以具化成一大把文字掉落下来。韩文清以刚进来时碰到的那颗直径超过三米的树为中心,向四周找寻。近看那些花并没有远看密集,树叶过于茂盛,那些五颜六色的只能一小簇一小簇的挤在漏下来的一束一束光中。

    低头找并没有结果,韩文清一抬头,最初的那棵树上,架着一件小木屋,两条腿垂在屋边,看不到人。

    “操?”韩文清抹把汗,绕到树屋正前方,朝上挥手,“喂!叶修!”

    叶修荡着腿低头看了一眼,笑着招手:“老韩!你看这是我和我弟一起建的,那时候我差不多十四岁。”

    “快下来!”韩文清向上大喊。

    “下不来!你看后面梯子坏了!”叶修也喊道。

    韩文清早就看到树底下有一堆烧毁的木材,但没看出来竟然是架梯子。

    韩文清:“绳子,有绳子吗!”

    叶修起身到树屋里找了片刻,从窗户里探出个头:“没有。”

    韩文清重重地捶了树干一拳,纠结着,不知道在精神图景里受伤出去会怎么样。没有犹豫太久,他张开手臂:“跳下来!”

    “我靠,你想死啊?这有五米吧?”叶修说着却蹲在树干上向韩文清移动。

    “好,好了,就这里,跳。”韩文清在树下仰头跟着叶修移动,看叶修尽可能移到了低一些的地方,忍不住催促。

    叶修抓着树干,挂在下面想再降低一些高度,“接住了老韩!”

    咚的一声巨响,叶修睁开眼大吼一声:“我靠!”猛然一挣,手腕脚踝处扣着的金属环都哗哗响起来。

    韩文清依旧握着叶修的手腕,不用看他也知道房间里站满了人,监护仪尖锐急促的响着。略显尴尬的放开手,干咳一声,回头刚准备说些什么,叶修率先开口道:“热闹都看完了吧,散了散了。”

    等到最后一个走出去的人关上门,叶修和韩文清相视大笑。

-TBC.

前半回忆,后半主线。
这个模式可能会一直持续也可能不会…回忆讲完了就全是主线了。
快乐.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