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绝对运动 【喻黄】【全国卷一】

1.

    早在入学之前,黄少天就知道X大的模联相当不错,终于等到各大社团开始招新,林荫道下蝉鸣和着人声沸反盈天时,他却不急着去找那个摊位填写申请表了。

    林荫道其实不窄,但经不住大一新生的热情。从中学解放出来的面孔又重新写上了稚子般的好奇,他们大声交谈,像每一个第一次年轻的人一样,意气得张牙舞爪。

    道路两旁树荫最盛的地方是各个社团的招新填表处。为了吸引新生的目光,街舞社侵占了半条过道,摆上音响,细腰长腿的女孩跳着火辣的舞。黄少天被堵在外围,缓慢的在人群中挤过,被围观的人踩了不知道多少脚之后,忍不住和李远愤愤道:“那可都是学姐啊,这么好的条件肯定早就名花有主了!”


    一路上黄少天也碰上了好几个感兴趣的社团,那些出来招新的学长学姐一个个热情得不行,还只问上两句平时有些什么活动,他们就恨不得把桌上的零食礼品连同报名表一起塞到人手里。黄少天晕乎乎的填完西语社的单子,把友情赠送的一把糖攥在手心,刚一抬头,就被一个红红火火喜庆配色的东西软软的磕了一下。黄少天抹把额上的汗,那东西退开了些——是一只舞狮的头,狮子头被举起来,底下一个衣服都快湿透了的黝黑汉子笑出一口大白牙:“同学,舞狮社了解一下!”说着那狮子头的大眼睛还眨了两眨。

    黄少天忙笑着推说不用不用,内心却是这什么鬼啊!这一看就是个男生进去当牲口用的社吧!果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大哥你真的不要去歇会儿吗!又寻思着,模联怎么还没找到,不会已经走过了吧。

    黄少天刚准备向那个舞狮社的学长打听,却在狮子头落下来的一瞬间看到了对面的一片黑色正装——除了模联还有哪个社会在一片花花绿绿的招新中这么正经。
   


    每个社团的摊位前或多或少都围着一些人,相比之下那里就少得可怜。人潮的洪流流经便流经了,仿佛那是一块被打磨得圆滑的礁石,已经掀不起波澜。

    黄少天走近,看到立着的大海报“模拟联合国欢迎你的加入!”,毫不犹豫的快步上前。穿着修身西装和红色格子短裙的女孩迎上来,她们化着精致的妆,甚至在这样的混乱与喧哗中也恪守着清明和优雅,有条不紊的向黄少天介绍着X大的校级社团模联。黄少天的目光却被另一处吸引。

    在斑驳的树影下,模联的区域深处,有个人正垂着眼盯着自己的手指发呆,英式西装衬得他的肩膀宽阔,黑色的领带稍稍扯松了些,让一身西装看起来不至于刻板。

    黄少天差点没认出来,他撑着桌板向那个方向探身,喊到:“嘿!喻文州!”

    喻文州抬起头,愣了一下,走上前:“少天?”

    黄少天仿佛看到了亲人,一边飞快地填写报名表,一边不断抬头和喻文州叨叨:“我没想到你也在模联,那我就更要加社了!我在宿舍都没怎么碰到过你,是最近在准备招新吗——说起来你们社真的是招新的一股清流……”

    喻文州只是笑,并不说话,笑到眼底,让人看了觉得不管自己在说什么,他都在认真听着。

    黄少天终于填完了表,抬头望进笑眼,问道:“你是社团干部吗?”

    喻文州点点头:“嗯,我是社长。”声音压得很低,沉沉的震动着空气。

    黄少天这才意识到:“啊,你声音怎么了?”

    喻文州正准备答,被旁边的来拿黄少天报名表的女孩碰了一下,脚下一软,往前一个趔趄,撞到桌上,被黄少天一把捞住:“怎么了怎么了,没事吧?”

    黄少天扶着喻文州的肩膀,仿佛抱着一块太阳下晒得滚烫的橡皮泥,又沉又软。模联的黑西装一下子都慌了,只有喻文州至少保持着面上的冷静:“没事,普通的发烧,吊个水就好。”

    黄少天连忙自告奋勇,搀着喻文州喊到:“我带他去医院吧!我闲着也是闲着!”
   


    黄少天入学第一天,在学校认识的第一个校友就是喻文州。

    那天暑气正盛,太阳底下的空气都有些变形,看向远处时,中间总像是隔了一层流动的液体。黄少天拖着行李箱,背着包走进了X大的西门。

    经学生会安排,X大每个校门附近都有大二的学生或主动或被逼迫的来迎接同一宿舍楼的新生。各大学院的学长站在不同颜色的指示牌下,推推搡搡争抢着那一小块阴凉,那阵势和等待游客归队,前往下一个景点的导游,只差了一人一个扩音器。

    被向往的学校录取的兴奋劲儿过了人生中最长的暑假依旧没有半分消退,黄少天像一辆推土机一般在人群中钻来钻去,找经济学院。他挤得满头大汗,但也乐得如此。

    黄少天后来才知道他找不到经济学院的原因——不靠谱的学长竟然把指示牌顶了在头顶上挡太阳。好在他在一片混乱中遇到了喻文州。

    人群中的喻文州穿得干净利落,一手抬在胸前,虚挡着靠过去的人的肩膀,不时微笑着和一看就是新生的家伙说着什么。黄少天想,就算和自己不是同一个学院的,他也应该是最好说话的人了,说不定还能问个路。
    勉强挤过去,问候一声,好巧不巧,不仅同院同系,喻文州甚至就住在黄少天楼上。得知喻文州也回宿舍后,黄少天理所当然的赖上了他,像条衷心黏着主人的脚后跟,又忍不住要四处张望,东闻西嗅的大金毛。

    不过花了近半个小时,穿越大半个学校,终于到了宿舍,黄少天都还没有看得太明白喻文州的态度,好像他对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温和细致,而自己只是个不讨厌的家伙。如果不被认同,很难和这样的人成为朋友。他的好大都是习惯使然,是他教养的一部分。

    黄少天连联系方式都没有要到,喻文州总能在不知不觉间岔开话题。他很想和喻文州至少交个朋友。





-TBC.

    锵锵!又是一个新坑!
    我想光速把他写完。()
    再问一次,有没有玩过模联或者正在玩模联的小伙伴来戳我一下!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