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Quest 【韩叶】【哨向】

9.


    刚觉醒时,叶修曾表现出远超同一时期向导的感受力,然而他的各项考核成绩却十分普通。据和叶修住过同一间宿舍的向导透露,叶修几乎没有在上面发布的训练任务上花过时间,他有事没就往哨兵堆里跑。

    处于关注中心的叶修本人对此并没有什么表示,人们只是议论他,真正认识他的并不多。

    叶修深吸一口气,握住了韩文清的手腕。在别人都认为他荒废了那几年时,他在反复实验一件事情——直接进入未结合哨兵的精神图景。当然是在哨兵神智清晰,并且对他并不抗拒的情况下。这次他不那么确定,因为韩文清陷入了深度昏迷。有的人在这种情况下精神极度放松,有的人精神极度紧张,如果两个人契合度不够的话,光是突破精神屏障都很难。

    只是一闭眼的功夫,叶修的精神屏障仿佛和韩文清的融为一体,经过了一条明亮的甬道,再睁眼时,叶修已经到了一间平房的檐下。

    斑驳的铁门开出一条缝,在略显潮湿的空气中散发出腥甜的气味,锁像是坏了,虚挂在门上。叶修看到门里好像有个人。

    推门的吱呀声令人牙酸,那人转过身来,盯着叶修,似乎没搞清楚状况。

    “老韩。”叶修摆摆手。

    韩文清迟疑了一下,后退半步,靠着鞋柜打量叶修。
    “韩文清!”叶修走进屋子,看清了韩文清的脸,这应该是他受伤前的样子,脸颊上还有肉,看起来比现在的样子小了好几岁,放在开战以前,和他一个年纪的孩子还在上学。

    “这是我家…你是?”韩文清想了想,没再往后退,以守卫者的姿态把叶修挡在狭小的玄关。

    叶修失笑,这哪是受伤前的韩文清,这根本就是开战前的韩文清,他甚至根本不认识自己。

    “我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帮忙,我要救一个人,这个忙只有你能帮。”叶修一本正经的连哄带骗,侧身向韩文清伸出手,做邀请状。这话也没错,他请他救自己。

    韩文清对叶修莫名的信任仿佛是与生俱来的,或者是韩文清的潜意识影响到了他在精神图景里的感知——韩文清只说了一句,我要早点回来等给我妈做饭,就跟着叶修出了门。

   
    韩文清醒来的时候叶修正笑吟吟的看着他。

    “醒了?喝口水?”叶修把自己刚喝了半口水的杯子递到韩文清眼前示意。

    韩文清一仰脖子,牙齿磕到玻璃杯边缘,发出脆响,就着叶修的手把水喝了。

    “我是说我可以给你倒……算了。”叶修也没太介意,“休息几天,再接着来。”

    韩文清低低的嗯了一声,闭上眼。

    “韩文清!”叶修突然大喊一声,韩文清猝不及防,身躯一震,睁眼看他,眼里是询问。

    “…没事,看你还认不认识人。”叶修耸耸肩。跟魏琛保证自己带来的人自己负责是一回事,真正把一条命握在手上又是另一回事。

    他不知道韩文清到底经历了什么,药物开始生效的时候他就开始绷紧身体。先是握拳再松开,然后用上整条手臂的力量挣扎,肌肉隆起,隔着病号服都能看到那代表力量的线条。真正恐怖的是疼痛越来越剧烈,韩文清试图在床上翻滚,而他的四肢和腰腹被皮革包裹的铁环固定住,整张床铺都要被他生生拆散架。

    叶修只能在旁边冷眼看着,他知道这个过程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战争和痛就是这样,身在其中,却无能为力。

    韩文清慢慢安静下来的时候,叶修就随时准备出手了。这里的哨兵没能挺过药效的相当一部分原因是陷入昏迷,休克,脑死亡。他们都是赌上性命,要换取信仰的人,这场赌局少有赢家。



    第二次叶修进到精神图景找韩文清的时候熟练了些。虽然哨兵向导精神简单结合用不着身体接触,叶修还是摸了摸韩文清汗津津的额头,到了那屋子前。

    叶修在屋前转了一圈,发现这里好像各处连带着屋子都要年轻了几年,门好端端的锁着。叶修透过窗子看到韩文清正在桌前写东西,他看起来年纪又小了些,甚至连个子都缩小了。

    “韩文清——有同学找你出去玩——”叶修站在窗边小声喊道。

    韩文清立刻停下了手中的笔,打开窗子向外张望,看到一张不认识的脸:“谁啊,我去哪找他?还有,你谁?”

    叶修心里感慨,韩文清说话语气凶原来是从小养成的习惯,连问个去哪玩都跟随时要打架一样。

    叶修避重就轻的答:“就在前面那个路口等你,两三个人,我跟你一起去找他们吧。”

    韩文清只是狐疑的开了条门缝:“不用,我自己去看,你走吧。”

    叶修心道,韩文清怎么年纪越小越不好骗了?他走到门边,看到信箱里露出来牛皮纸信封的一角,上面写着个名字,于是念出来问小韩文清:“你妈妈是叫这个名字吧?我是她同事啊,过段时间你会认识我的。”

    韩文清探出头,向路口方向张望,摆摆手,示意叶修赶紧走。

    叶修想,不行!这得穿帮啊!看了看韩文清这时候才到自己肩膀的身高,侧身用肩膀撞开门,把韩文清扛起来就跑。

    跑出精神图景后,叶修抹了把额头上不存在的汗,一屁股坐到床上,觉得这他妈有点刺激啊。
   


    自从发现了可以强行拐跑小韩文清后,叶修的胆子越来越大,只需要哄得小朋友把门打开,凭他的身手,拐卖儿童简单得不行。

    韩文清的状况逐渐稳定,随着用药量的减少,第四次之后也不再陷入应激性昏迷,叶修的陪护工作轻松了很多,但仍需要整夜整夜的守着。有时不小心睡着,醒来会和韩文清的目光碰上,一开始还不太习惯,久了他倒是会在醒来时下意识看向韩文清,不分时间点的问早,韩文清只是点点头,有时也会笑。




-TBC.

从此老叶练就一身炉火纯青的拐卖儿童技巧,踏上了不归路。
全文完。

进度比我想象中慢,哭了。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