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Quest 【韩叶】【哨向】 10.



    叶修躺在陪护的小床上,翻来覆去,怎么睡怎么不舒服,甚至开始觉得房间安静得无聊。索性翻身坐在床沿,目光游离在房间各处。扫到韩文清的床头时,他感觉空气突然一滞,像是和草原上准备伏击猎物的豹子对上了视线。

    不同于灯光敞亮时的所见,这种感觉来自于向导天赋的感受力,是最难以出错的感知。叶修慢慢站起身,试探性地喊了句:“老韩?”

    那边的床拉长声音,呀的叫了声——韩文清重重地呼了口气,掀开了被子。

    “有事?”叶修快步走过去。药物实验基本处于收尾阶段,前期效果完全在实验组的预计中,只有这最后一步,因为从没有人达到过,就没人知道究竟会发生些什么。

    韩文清坐起身,一把抓住叶修手腕,把他拉向自己。叶修走得急,没料到韩文清突然发难,一个趔趄,膝盖撞上床沿,哐的一声,在这空旷的房间反复回荡。

    “靠,搞什么!老韩!”叶修腿靠着床沿借力,试图把手抽出来,韩文清却越攥越用力,使力到指节都咔咔响起来。

    叶修抬腿踩上床沿,摆出一副“你再不撒手我就把你从床上提起来”的架势。韩文清在叶修脚底踩实之前,侧身提膝撞上他的脚踝,叶修脚一滑,咚的单膝跪在了床上,上半身向韩文清扑去。韩文清适时放开手,接住叶修,抓着他的肩膀翻滚半周,把他压倒在床上。

    叶修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他大概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孤哨兵寡向导共处一室的,他们还共处了这么长时间,不发生点什么简直对不起双方的人种。只是他一直把韩文清当病患,忽略了这一点。

    韩文清一手撑在叶修脸边,一边肩膀塌下来,屈肘压在叶修锁骨上,看得出来他在压制急促的呼吸,但那滚烫的鼻息还是包围了叶修,连带着周边的空气都变得温热又粘稠。

    叶修头一回碰到这种情况,不敢轻举妄动,生怕这个好不容易养好的病患又磕着碰着。拿他没辙,叶修抬手拍拍韩文清的脸:“醒醒老韩,你说句……”

    韩文清低头,笨拙又粗暴的用嘴唇堵住他剩下语句。

    韩文清刚准备有更多动作,叶修不干了,他不打算忍了,屈膝毫不留情地顶上韩文清的小腹,掌刀切在他喉前,把他逼得偏头侧身。病床本就不大,韩文清一开始带着叶修翻滚时就已经到了床的边缘,再一番折腾,韩文清直接被踹下了床,临跌落,他还伸手揪住了叶修的衣领,拽着叶修一起摔下去。

    魏琛带着人破门而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病床翻倒在一边,这两人滚在地上,扭打在一起。
   



   
    叶修猛然睁开眼,顺着光线看到魏琛正推门进来,以为自己还没醒,忙转头去看韩文清——他躺在一旁睡得正香。叶修偷偷松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梦见这个场景。

    魏斌揣着口袋,凑过来看了一眼监护仪:“啧啧啧,干什么了,心跳都破百了。”

    叶修抬腿要踹他,之前用药时整具身体肌肉都紧绷着,浑身酸痛,现在肩胛处也依旧痛着,只能抬腿戳了下魏琛的屁股。魏琛夸张的哟了一声,转过头来:“别以为你现在瘫着,耍流氓就不用负责了!”

    “诶,老魏,说正事。”叶修正色道,“你们这边洗脑效果怎么样?之后不会突然想起来吧?”

    魏琛半靠在监护仪上,没个正经:“怎么突然想洗脑了?”

    “嘁,不是我。”叶修瞥了一眼韩文清,示意魏琛,“我说这个。”

    “按理说是不会。”魏琛想起了什么,明白了叶修的担心,“你是什么态度?你想要他……”

    叶修看到韩文清眉头不自然的拧了拧,使劲眨眼示意魏琛别说了。

    韩文清在魏琛“哟”的那一声就醒了,正偷听得起劲,这两人突然停了,知道自己应该是暴露了,他于是揉着眼睛坐起来:“聊什么呢?”

    叶修用另一问句搪塞:“老韩,你有没有觉得这里很眼熟?”

    韩文清不明所以地点点头:“总感觉以前来过,又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

    叶修:“……”

    魏琛背对着韩文清向叶修扔出个“你自求多福吧”的眼神:“老韩,跟我去拿药,明天我不在这儿,药是后天用。”

   

    叶修觉得这一觉仿佛白睡了,还是累得不行。喉咙干得发紧,想要伸手拿水,却又觉得那两人离开之后仅剩的一点力气都顺着他们的影子,从门缝里流了出去。脑袋昏昏沉沉的,一遍一遍想着等韩文清回来要叫他拿水,就这么又睡着了。
   
   

    房间被工作人员整理了一遍,叶修扯着自己被撕裂到左肋的领口,看着被绑在床上半裸着的韩文清,表情说不出的复杂。韩文清的伤才好没多久,叶修在缠斗期间留了手,护住自己关键部位的同时,也没太把韩文清怎么样。但两人的衣物和作战服完全没得比,拉拽中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破损,韩文清上衣的扣子完全崩掉了,叶修则是领口和袖口撕裂。

    “叶修前辈,这边我来吧。”跟着魏琛进来的少年递过来一套衣服,“换身衣服吧。”

    叶修看他一眼:“你是向导?”

     少年摇头。

    叶修接过衣服,和他错身而过时拍拍他的肩膀:“小心点。”


    韩文清端着玻璃杯,坐在床沿盯着墙角发呆,仿佛他是一座雕像。

    叶修搬了把椅子,在他对面坐下,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你知道你昨天干了什么吧。”

    韩文清:“嗯。”

    叶修本打算严厉抨击韩文清的这种行为,突然被他这种坦然的态度噎住了,觉得说什么都不合适,但什么都不说又不甘心,略侧过身,伸直腿交叠起来:“你知道房间里是谁吧。”

    韩文清:“嗯。”

    叶修听得有点火大,韩文清甚至没有抬头看他一眼,一副认罪态度良好的样子。觉得坐得不舒服,他又站起来,扶着椅背:“如果换一个向导你还是会…”

    韩文清不等叶修说完,快速接过:“我不知道。”

    叶修实在是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韩文清主动开口,问的问题简直要把叶修气炸:“实验结束会有洗脑程序吧?为了保密研究成果。”

    “谁告诉你的?”叶修站到椅子后,用力抓着椅背,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的监控,“老魏?”

    魏琛的声音从床头呼叫器里传来:“我们什么交情?这看你态度。”

    叶修冷道:“他自己提的,不用看我。”





-TBC.

一辆高速假车向你驶来!顺便带来一把小刀。
老叶:我心里苦啊,我瘫痪在床,旁边这个人还想搞我!
老韩:???

魏琛的少年是鱼,老是给别人加戏嘻嘻嘻,他还要出场的。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