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韩叶】 把你的戒指给我01


私设,小甜饼.



    叶修戴着耳机,斜斜的挎着双肩包走上公交,这时公交车上还没有什么人,硬币投入铁皮箱子时的声音显得格外的清脆悦耳。

    后排的单座已经坐满了,叶修选在靠前一些的位置坐下,潇洒的把背包甩到腿上,耳机线却和背包带子缠上了,连带着耳机都被拽下来一只。

    一边手忙脚乱拆着耳机线,一边悄悄打量正对面座位上那个家伙,叶修心里忍不住对设计公交车座位的人有些意见。为什么非要有这样两排面面相觑的座位?抬头低头都看着对面那个陌生人,也不嫌尴尬。

    终于整理好耳机,叶修侧过头,看着公交车行进的方向,却用余光观察着视线所及的人。

    叶修的业余爱好是观察生活,当然这大部分是源于他的职业习惯,他的主职是写小说。由于动笔时间早,思路新颖,在x网站上已经是个有些名气的“前辈”了。

    天色越来越暗,云沉沉的压在人眉梢,眼看着就要下雨了,路边等着公交的人都开始有些着急,车一停下,就有一大波人往上赶。

    叶修的垂着眼,视线在上车的人膝盖的高度扫过,裤脚和鞋子上藏着太多信息。然后他就扫过了对面那人的鞋,那是一双很干净的鞋。

    叶修开始有点好奇,那双鞋显然已经很旧了,款式也很普通,不知道为什么会值得让人劳神费心把它刷得这样干净。

    叶修的视线藏在拥挤的人群中悄悄往上爬。牛仔裤,白衬衣,卡其色的外套。然后是一张线条坚硬的脸,头发根根直立着。那人一只手揣在裤兜里,另一只手握着伞柄,是什么样的伞,叶修看不到。

    那人长得很有气势,叶修在心里给他画像,黑粗的眉,眉峰挺拔,像是两座要刺进云山的陡峰。眼神在自己身后飘着……或许他也在打量自己?

    身后的窗上穿来敲击声,大颗的雨水奋不顾身的撞击着这座金属堡垒。

    响雷劈过的一刹那,叶修和对面那人各自游离的视线不经意相碰。叶修被那道雷吓得一颤,不自觉的收回了目光——那人的眼里有雷。

    车又停一站。

    叶修垂着眼,看到一双绣花布鞋,抬头果然是个老太太,扶着柱子一摇一摆艰难的在人群中挪动着。

    叶修连忙拎包起身,搀住老太太一条手臂,把她领到自己座位上,轻轻说了声:“您坐。”然后转过背抓住身后最近的扶手。

    叶修甚至没听到老太太道谢的声音,因为他一低头,正面对着刚才那人。

    那人刚才起过身,或许是想让座,不过被我抢了个先。想到这里叶修心里还有点莫名的开心。

    那人抬头看到叶修偏头抿着嘴,唇角悄悄勾起,也忍不住笑起来。

    司机一脚急刹,叶修随手拎着的背包歪歪的飞了出去,落在那人脚下。叶修站的这个位置实在不好,因为太靠近立柱,四周都是伸过来扶柱子的手,叶修被夹在这些手臂中间,和人前胸贴着后背。

    叶修正打算请求帮助时,坐着的那人却是想也没想,弯腰捡起了那个包递过来。叶修注意到本来插在兜里的那只手小指上带着一只戒指,尾戒,或许是个有故事的人。
    两人不尴不尬坐了两站,叶修把包抱在怀里准备下车,那人也从座位上站起来,往叶修身前走了半步。

    同一站?叶修悄悄朝上瞥一眼。

    那人坐着的时候气势还只是写在眉眼间,甫一站起来,整个人都显得高大而结实。叶修其实也不矮,只是常年宅在家里面对电脑,让他有些直不起背,再加之身材偏瘦,站在那人旁边,整整小了一号。

    叶修是很不愿意往人群中挤的,现在身边正好有个人开道,就高高兴兴踩着那人的脚印走到了车门口。
    那人下了车手臂一抖,撑起一把大黑伞。叶修低头在包里找伞,亦步亦趋也下了车。

    “怎么?没带伞?”

    叶修已经把包翻了个底朝天,听到这话顺口接了:“是啊……”然后猛然意识到自己一直站在别人的伞下,或者说自己一直被别人罩在伞下,是那个眼里有雷的人。

    “你朝哪个方向走?顺路我可以送你一段。”

    叶修认真的盯着他的双眼道谢,然后指了个方向:“其实没有多远,就在那边的兴欣小区。”

    那人把叶修拽近一些,偏了偏撑伞的角度,说道:“巧了,前不久我才搬到那儿。”

    “哈哈,竟然是邻居!你好,我叫叶修,住八栋。”

    “韩文清,在你对面三栋。”

    两人话都不算很多,一路上听着雨声,走到小区门口,韩文清又把叶修送到楼下才离开。

    经过近距离的观察和简单相处,叶修觉得韩文清并不是个凶悍的人,相反那锐利的眉眼还有些好看。



-TBC.

每周双更 具体时间看心情。
写得太慢了,得慢慢屯稿。

评论(7)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