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韩叶】 把你的戒指给我09


私设,小甜饼.

    虽说电影名叫山鬼,但那海报上却实实在在是一个普通人。没有扭曲的特效,没有夸张的妆面,仅仅是一个面露疲态的人,站在他的小木屋前。

    入场之前,叶修才终于想起来给韩文清指了指:“这个就是张佳乐,演技很好,荣耀奖杯提名过好几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拿过奖。”

    海报设计得简单,认真看却会发现细节相当丰满。那人头发纠集着秽物,蛆虫般一条一条叠在头上,在脑后扎成一束,下巴和侧面的脸颊却干干净净泛着些微青色。白色的麻布衬衣是新的,干净的,挂在嶙峋的肩膀上,仿佛内里中空。那人眼睛是活的,蒙着湿气,一眼望不到底——这才隐约有点鬼的气息。
   

    一开场便是一段紧锣密鼓的短镜头组合——剧烈晃动的奔跑,黄褐色的波涛拍碎在崖壁,被拴在木桩上的黑狗狂吠,玻璃橱窗被敲碎,继而一片漆黑,利器入肉的声音压得人不敢呼吸。

    韩文清往后靠了靠,坐直一些,瞥见叶修身边的空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姑娘,正把墨镜取下来收进包里。影厅已经这么暗了,还戴什么墨镜?

    韩文清忍不住多看两眼——那姑娘坐好后,大大方方的把手伸进了叶修身侧的桶里,小声的吃起了他的爆米花。

    韩文清肘尖轻轻顶了顶叶修,叶修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韩文清便不再理会,专心看起了电影。
   

    安静了一会儿,屏幕骤然一亮,男主角白鸟坐在雪白的审讯室中央。他脸上没有一寸多余的表情,眼神钉在房间的角落,淡色的眉毛下压着,看起来有一丝倔强。

    简单的审讯,快速的判决,白鸟因过失杀人被判处无期徒刑。

    紧接着是压抑的长镜头。白鸟在监狱单间里受到看守的殴打与辱骂。这些段落毫不裁剪,整段整段的塞在电影里,简直像是要把电影拍成一部纪录片。好在张佳乐的演技实在是细腻,即便是面对着墙角,瑟缩在破被子里,也有足够的细节来吸引观众的目光。

    节奏再次紧凑起来时,白鸟已经不在监狱了——监狱里警铃大作,杀人犯越狱出逃使得人心惶惶。

    很快,白鸟坐在了另一间审讯室。

    “我觉得我的人格受到了侮辱,他们简直不把我当人看!”第二次被抓的白鸟面孔扭曲,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愤怒。

    看守们死心眼的认为白鸟这样的刺头纯属欠收拾,把他关进了墙壁镶铜板的特殊牢房。

    白鸟于是再次越狱而出,一头钻进了绵延千里的森林。镜头向后向上,直到白鸟消失于林间。

    屏幕亮起,白鸟出现在一户人家里:“监狱生活本身没什么,但是那里实在是太糟糕了,他们让我感觉不到自己还是个人。”确实,此时的白鸟在山林里辗转迤逦了好几个月,除去偷来的衣物,面孔邋遢得跟猴子没有两样。

    白鸟找到的这一户人家是第一次自首时的监狱主任。他此行的目的不是自首,而是控诉。

    再关,再越狱。

    最后一次,监狱长终于决定把白鸟当成普通犯人看待,甚至让他负责了一片花坛的打理。画面的色调变得明快起来,直到最终白鸟以模范犯人的身份减刑出狱,回到山里,盖起了自己的小木屋——画面越来越亮,最后什么都没有。

    屏幕空白了近十秒,观众几乎以为电影已经放完,白鸟又出现在屏幕正中央,翻滚,扭曲,咆哮,奔跑——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任何道具,孤独的表演着一次两次,三次四次的越狱过程,甚至连声音都没有。他无声的说着:“人类创造的东西,人类也绝对可以毁坏。”

    这部电影几乎是张佳乐的独角戏,他完全抛弃了自身外在条件的优越性,妆面一次比一次丑,一次比一次邋遢,但白鸟是丰满的,鲜活的,像那拔刀的浪人。



-TBC.

哎呀靠电影水了一章,白鸟有原型,白鸟由荣,越狱王。

一边写东西,一边查资料,生怕哪里写得不对。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