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Quest 【韩叶】【哨向】

2.

    韩文清听到风的哀鸣,闻到乘着风来的河流的气息,河边有稍高一些的树,鱼虾的腥气在水面蒸腾。他渐渐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那里的泥土是湿的,软的,弥漫着谷物的气息和腐殖质的清香。空气是湿润的,细尘乖觉的依附在地面上,轻易不会扬起。碧绿的曼巴蛇嚣张的支起身体游走在植物的身旁,嘶嘶的吐着黑紫色的信子——蛇!

    在神游症的边缘,韩文清发现了叶修的蛇,或者说是叶修的蛇将他从神游症里拉出。

    韩文清睁开眼,视线一片清明,天空是橘色的,霉斑一般的散布着青黑色的云,像一片大橙子皮。他向西北看去,看到了燃烧的轻装甲车,看到被炸成一段一段的树木,还有数不尽的尘土粒,虽然没有看到叶修,但他知道叶修还活着,这很好。

    他们找到了对方了。

    轰炸已经接近尾声,敌机藏进高高的云层里准备返航。韩文清捡着炸出的坑洞边缘奔跑,这样可以很大程度上避开遗留的地雷。碎石在军靴的碾压下互相摩擦着,发出微弱的呻吟,韩文清脑海里清晰的还有远方咚咚、咚咚虚弱的心跳。

    有一丝不和谐的声音悄悄从鞋底泄出,类似于机簧弹动。此时韩文清已经把感官的敏锐度提升得相当高,他不不仅听到了,还迅速判断出发生了什么。

    前脚掌在地上狠狠一蹬,韩文清飞跃出去,就地翻滚,用后背滑进了前方相当深的弹坑。嗷呜一声,一道黑影从另一个方向扑进了他怀里。转身抱着他的狗紧贴着来时的方向趴下,韩文清原来所在的方位一枚防步兵跳雷跃起一米高后炸开,内里的金属碎片被高速发射出来,噗噗噗的爆射进硬实的土里消失不见,只留下一道极薄的伤口冒着热气。

    韩文清的运气很好,这枚侥幸留下来的跳雷威力不算大,再加上深坑的掩护,仅有几片碎片划过他的肩膀和小腿,造成的伤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韩文清摸摸黑背的脑袋,夸了声好狗,一人一狗爬出弹坑又开始了奔跑。他等不了了,他要尽快见到叶修。
   

    “老韩,这里!”

    在韩文清早就锁定的土坡后伸出来一只手,向他招了招,已经被染成灰黄色的曼巴蛇扭过头,立起身子作威胁状,黑背停下脚步,龇牙咧嘴的发出发出咕噜咕噜的喉音。

    不管那两个小家伙,韩文清快步走过去,土坡下面叶修倚靠一辆破车斜躺着。那辆车报废很久了,油箱里一点可怜的油早都漏光了,不存在爆炸的风险,它被叶修当做爆破的掩体,另一面插满了弹片,可以想象爆炸时那边的一片叮叮当当。

    “躺着舒服吗?怎么不归队?”韩文清看到叶修手边零零散散的一些烟头,松了一口气,发现他已经一动不动在这里待了很久了。

    “不是很舒服,这破车硌背。”叶修龇牙咧嘴朝韩文清笑了笑,“来帮下忙,他妈的被钉在车上了。”

    韩文清绷紧的弦完全松懈,加上站的角度,竟然没有及时察觉叶修现在的状况——一掌宽的弹片狠狠的削进他的右肩,再插入背后变形得不成样子的车门,看深度应那弹片该是直接削进了锁骨,叶修被牢牢固定在车门上。衣服的后背几乎全被血浸透,正面竟然还能看。

    血已经止住了,恐怕是不是叶修自己动的手。如果他能处理到的话,就不会任由自己被卡在这里了。韩文清扶着车门小心的晃了晃,叶修的身下还有一大片紫红色,甚至有几只苍蝇不依不饶的围着那处转。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恐怕是那弹片过于锋利,或是速度过快,没有让叶修的骨头折成两段,刺伤其他地方。
   

    “太慢了,老韩。”韩文清徒手拆卸着车门时,叶修还不忘对他放嘲讽,“你再晚点来,哥这条手都废了。”

    韩文清扭头狠狠瞪他一眼,他用力过猛两眼充血,凶巴巴的像一头发疯的公牛。叶修的状况非常糟糕,他之所以能语气淡然,是因为他半边身体都失去了知觉,否则钢板在骨头中间小幅度摆动的痛苦会让他直接陷入昏迷。韩文清倒希望他能晕过去,闭上那张该死的嘴。

    “我本来差不多把周围雷的引信都拆下来了,非常完美,除非你对它们开上几枪,不然它们不会自爆。”叶修有点支持不住了,召回了他的曼巴蛇,努力维持着语调的平稳。

    “但是那边的一只小兔子瞎蹦哒。”叶修抬起能动的那只手,从小心翼翼靠过来的黑背头上摘下一根枯草,他本人对于其他人的精神向导有着奇妙的吸引力。

    “闭嘴!”随着叶修的声音响起,韩文清所有的感官都被削弱了,草丛伏倒的声音像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余光里苍蝇的影子模糊成一个点,甚至硝烟呛人的气味都被薄荷叶取代,叶修在释放向导素,修复他的精神屏障,或者说强行把他和周遭隔开。

    “得先把你修好,不然咱俩一个都回不去。”叶修脏兮兮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吊儿郎当的阐述着一桩关于两条人命的交易,“抽支烟?别那么紧张嘛。”

    韩文清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由着他絮絮叨叨,毕竟这是实话。

    韩文清费了些时间才把叶修从车门上拔下来,用军用匕首把那块弹片的体积削小了些许。

    叶修一刻不停的说了很多,从推荐他刚才塞进韩文清口袋里的烟,到他以前住的破筒子楼,还有他捡来的妹妹苏沐橙。他不是一个这么啰嗦的人,此时话多得像是在交代遗言。

    等到韩文清把叶修抱起来开始往回走的时候,叶修终于说累了:“我睡会儿,到了叫我。”

    韩文清急道:“不行!”

    叶修毫不留情的戳穿:“刚才你还巴望我赶紧晕过去,闭上这张破嘴,现在我要主动睡着你倒是不肯了?”

    叶修的体温在慢慢降低,不仅是身体上的原因,他眼睛这一闭,恐怕就睁不开了。

    于是回去的路上絮絮叨叨的人变成了韩文清,叶修只是敷衍的嗯嗯啊啊。
   



-TBC.

它有名字啦!
这个单词往后会出镜,作动词有用猎犬搜寻的意思。

评论(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