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Quest 【韩叶】【哨向】 7.

   

    韩文清所在的X国曾和M国联手,通过共享两国黑暗哨兵的留存基因库,历经好几代科学家不断实验,终于研发出了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稳定未结合哨兵的药物。因为药物制成蓝色小圆片,通常被称为小蓝片。

    第三世纪哨兵和向导的比例依旧及其不协调,相比于这个,男女比例的不协调都显得容易解决得多。

    在哨兵和向导的管理上,塔始终占据最高地位,然而小蓝片的配方却被两国政府紧紧握在手里。

    小蓝片的出现大大的缓解了哨兵无法配对的问题,哨兵在战场上的生存率终于突破了百分之四十。于是小蓝片又被民间称为本世纪最伟大药物。

    这样的药物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弥足珍贵,X国和M国面对着这样超越他国的机会,不可能再对对方毫无保留,勉强维持了一年左右的合作关系,最终还是撕破了脸。

    两大强国稳定的联盟破解之后,周边觊觎已久的国家纷纷向他们伸出了手,有的提出以共享药物为基础的同盟,有的甚至直接动手开始抢夺。

    世界性战争爆发。



    直到现在,韩文清都没太想明白为什么当初叶修要告诉他这样一个秘密,他倒是记得清楚那时心里的震撼。

    “小蓝片的配方从来没有流出去过,黑市上的小蓝片是政府放出去的……你还记得几年之前的小蓝片事件吗?”

    小蓝片事件是六年前的一次战争事故,那时小蓝片配给制度还不太完善,导致被征召的雇佣兵有时需要自己从黑市上购置。那次事故中,哨兵们自己购置的小蓝片同时失效,造成了小蓝片发明以来最重大的一次哨兵伤亡。

    这对于一个以国家为信仰,以政府为依仗的士兵来说是难以想象的打击,尽管他知道所谓政治总是要有那么一点口是心非,总要有点人前人后。韩文清发现眼前扬起的战争的尘,不仅仅是遮蔽了视线,还遮盖了一些存在于内里的东西。

    韩文清怔怔道:“所以这是政府走私?”

    叶修耸耸肩:“差不多,他们会雇雇佣兵护送。”

    韩文清依旧难以置信,但同时他也不认为叶修有任何理由要骗他,只得继续发问:“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叶修重复了一遍问题,他大概能理解韩文清受到的打击了,竟然连这种弱智问题都抛了出来,“你猜啊?”


   
    第二天天刚亮韩文清就醒过来,部队的作息让他在睡着时都怀揣着一种硝石味的惶恐,不敢久睡,不敢长时间站在落地窗边,推门之前要先站在门框外侧。

    微弱的天光穿过窗帘的缝隙,又被鱼缸里的循环水流折射,影影绰绰投在天花板上,是波光粼粼一片海。

    太久没有见过海了,总是在昏黄的荒漠草原跋涉,奔忙,韩文清快要想不起来那另一种色调的辽阔风景了。记忆里能够勉强提取出来的部分,是那带着咸味和海洋生物腥味的海风,一如这时房间某个角落的味道。韩文清难得的从和平记忆里摄入了那么一点安宁。

    不知道怎么形容苏沐橙的向导素的味道,但韩文清认为那就是海风,在港口还只停靠着渔船的时候的干净海风。

    “醒啦?”苏沐橙站起身,歪着头把手按在鱼缸上,盯着里面缤纷的热带鱼,半带玩笑半抱怨的语气,“为什么别人总能租到这么好看的屋子?”

    韩文清不知道怎么接话,屋子里莫名的出现一个大活人,尽管是熟人,还是多少让人有些不爽。

    “昨天你在公会刷了叶修的卡吧?被方锐发现啦,他就给我们捎了个信儿。”苏沐橙把脸贴上鱼缸玻璃,听着身后衣料摩擦的细碎声响,解释道,“开锁的话,很简单的。因为事情比较重要,所以我就直接进来了……哎呀,具体等叶修给你解释吧。”

    韩文清拐进浴室,凉水抹了把脸,整个清醒过来,向着外边问道:“方锐也是你们的人?”

    苏沐橙在房间里应声:“对啊,他被叶修挖过来了。”
    韩文清叹口气:“你们还打算牵扯多少人?”

    苏沐橙道:“这么大的事情,一两个人是做不到的。”
   


    不出意外,楼下的司机是方锐。韩文清看着他就火大,严厉的质问方锐难道就这样滥用部队假期,方锐嬉皮笑脸软绵绵的卸力:“我轮休啊老韩,跟老叶一起搞点大事情,总比跑出来浪费时间烧钱强吧!”

    这话说得也没错,普通士兵军官从军营里放出来,不是去赌场就是去窑子,基本上就没个正形。   

    无可辩驳,韩文清板着脸上了车。



    目的地是一个类似实验室的地方,叶修已经被转移到这里。韩文清从踏进大门开始,神经就紧绷起来,这里的灯光是很刻意的暖色,但他总觉得走道两边房间里的色调应该是铁灰色,事实上当他走进叶修的房间时,确实是这样——墙壁上镶了钢板,小房间只有正中间一张床,连个窗子都没有。比起病房,反倒更像是制造怪物的实验室。

    “起得很早啊老韩。”叶修躺在床上打招呼。

    苏沐橙和方锐把韩文清领到地方后,就离开了,说是还有事先走,留下韩文清在这几乎完全封闭的小铁皮盒子里和叶修面面相觑。

    “我来解释一下,”叶修朝韩文清招手示意他过去,递出那个装着针剂的盒子,“你知道这个是特效药,实验差不多完成了,也就是说,现在是临床实验阶段。”

    韩文清拿着盒子,只是盯着叶修,等他把话说完。

    “后期副作用……几乎没有,所以这是个好东西。”韩文清明显不信,叶修又补充道:“只是药物生效的过程,会伴随着痛感,怎么说…能够活活把人痛死的地步。”

    韩文清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什么,寒毛倒立,他知道为什么会觉得这里诡异了,他记忆中有些零碎的片段,使用的正是躺在床上的叶修的视角,仔细想想又似乎只是幻觉。

    “不能上麻醉?”韩文清在床沿坐下,环视这个空荡荡的房间。

    “对,这是最糟糕的,只能靠自己。”叶修收起笑,郑重道,“所以我叫你来,如果我晕过去了,一定要想办法把我弄醒。”

    “好。”



    “……为什么一定是我?”韩文清犹豫半刻,还是问了出来。马上他就明白,一个正直的对手,往往是最值得并肩交付信任的人,因为他们相似,且互相理解同情,更甚于挚友。






-TBC.

    Hey,guys!Long time no see!

    老韩为什么会觉得这里有点眼熟呢,因为他来过呀!往后再说,这个问题,有一辆蓄势待发的车在后面。

    因为最近沉迷看漫画和看百年孤独,苏菲的世界等等…所以…就…
    我爱学习,学习爱我。
    Thx u for reading!

评论(10)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