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Quest 【韩叶】【哨向】

[生贺]
[大概算是个出任务小番外]
[又加了伞兵paro]


    韩文清从来没见过叶修过生日。

    本来在部队也没有人会专门去庆祝某人出生的日子,毕竟说不定一颗炮弹炸过来,正在庆祝的生日就会变成在场所有人的忌日,其动静绝对远大于某人出生时家属的欢呼,奢侈程度也远大于金钱所能承担的宴请。

    可他在拿到叶修的狗牌以后,毕竟知道了这个日期,不管形式上怎么刻意减省,心里总归是有那么一点不一样——虽然其本人可能都不太在意。弯弯绕绕弄了两包烟藏着,委托的那帮人效率太高,烟比预计到得早太多,藏得韩文清提心吊胆。

    好不容易快要到日期了,终于可以把这烫手山芋扔出去了的时候,两人突然又被划进了新的任务,任务时间不甚明确,但在规定时间段内随叫随走——规定时间段就包括了韩文清期待已久的扔出他滚烫的山芋的那一天。

    出任务的时候韩文清收拾好编号的战备伞,集结完毕突然想起来他该死的违禁品还在寝室抽屉里安详的躺着,看了一眼表,任务回来肯定赶不上了。

    岂止是赶不上,集结完毕后因为天气和陆地前线推进的原因,出发时间一拖再拖,又因为随时可能出发,一个都走不开。


    傍晚吃完饭,一群一群的人凑在一起聊天。叶修转了一大圈还没有借到烟,看到韩文清一个人坐在角落看表,于是挤过去:“老韩,你是不是太久没跳伞了?状态和平时不一样啊。”

    韩文清看他一眼:“我在算时间。”想想这话提前说也没什么,刚准备开口,巨大的集结铃响起。战备区域所有伞兵停止一切活动,哗然跳起来往仓库跑,去领取自己的战备伞。叶修拍拍韩文清肩膀,笑道:“掐时间掐这么准?是不是有消息源?”

    两人分头跑开后,韩文清对着仓库门没头没尾的骂了句:“操!”


    叶修上飞机时,紧挨着韩文清的战友投出个戏谑的笑,起身准备让位,叶修摆摆手,按次序坐在了韩文清对面,两人对视一眼只点点头。

    韩文清在飞机上的位置靠窗,起飞的时候刚好可以看到正在往地平线下沉的太阳。X国西北部半是荒漠半是草原,地势平得让人觉得一路直走能够走到太阳脚下,抓住那个水煮蛋黄一样的球状物咬上一口。一直飞到平流层,云层垫在脚下,窗外只余下黑,韩文清又忍不住看了看表。晚八点半左右,到达目的地的时间大约是四个小时,自己大可以在整点说出那四个字,松了口气,加入了周边说话靠吼的聊天。



    投放员最后一遍检查了所有人的伞包状况后,比了个大拇指,机舱门打开,噪音立刻和之前不在同一水准,即使和旁边的人脸贴着脸大吼,也几乎听不见声音,呼呼的风声甚至把脑子里的话全都刮了个干净。

    韩文清一遍又一遍的看表,祈祷两面时间不同步,他的时间能够比其他人都要快一些。终于在可以跳伞的绿灯亮起的时候,韩文清朝着对面大喊:“叶修!”

    叶修其实什么也没听见,但他回头了,朝着韩文清比了个手势“下去再说”,韩文清只能比出“收到”。叶修的灯亮起,他最后颠了颠背上的伞包,头也不回跳了下去。

    时间是晚十二点整。



    韩文清降落时好死不死挂在了树上,叶修从底下路过时大声的嘲笑了他:“叫你别紧张!快下来,集合点还远着!”

    韩文清黑着脸,在树上努力收了收伞,把和枝叶虬结在一起的降落伞体积缩得不太显眼之后,掏出绑在腿上的伞兵刀,割断伞绳,落地翻滚一周,爬起来往集合点跑。

    韩文清小队的任务是夺取一条桥以及周边的军事堡垒,以切断敌军的重型兵器支援。一边潜行一边根据频道指挥调整最终站位,反正也没有整点可以踩,韩文清抛下一切念头,从外围向作战中心靠近时,听到身后有人不怕死的调侃:“不错啊老韩,下来得挺快!”回身一把抓住叶修的肩带:“等会儿开火的时候,站散一点,动静不会太大。”叶修比个ok,韩文清想了想又补充:“也不要离得太远。”落得孤立无援。

    小队中数量不多的哨兵在偷袭任务中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他们是最新且最精准的情报源。作战部队极大程度的绕开了主要防御工事,切豆腐一般将对面军事堡垒剖开,零阵亡的完成了任务。

    或许因为这次X国下了血本,派出了相当数量的哨兵和向导,敌后推进任务顺利得不像话。前方战场决定一鼓作气和空降部队一起把包围圈中的敌军全吃下去。也就刚刚喘口气,打到兴头上的小队又集合起来,继续向前推进。



    天色将亮不亮,云一大团一大团的迫近地面,遮天蔽日,仿佛在为一场洗净凡尘的暴雨蓄力。雨迟迟不下,X国指挥也并没有打算等这么个天时,他们现在稳稳的占据着地利人和,这样一场痛快淋漓的战斗,可遇而不可求。

    不知道打了多久,X国两方相向推进,敌军前方不敌,后继无力。一直到憋屈了许久的天刷的一下把水全倒下来,剩余的敌军也崩溃了,缴枪投降。



    雨下的越大,天色亮得越快,恍惚几分钟内从黑夜过渡到白天,士兵脸上的迷彩被大颗的雨珠冲得一道一道的,纷纷露出原本的样子来,布局良久的战役结束了,战士们不再是大系统中的齿轮,重新变回一个一个的个体。

    雨停之后,后勤部队开始清理战场,前线下来的家伙又一群一群的围在一起,打牌骂架这时候都没有人管,胜利之师被特许享有片刻放纵。



    叶修在战区临时医院转了一圈,尽可能的安抚了几个受伤的哨兵,一出来就碰上了韩文清。

    韩文清靠着军用皮卡的前盖,看到叶修,嘬燃一支皱巴巴的烟,递过去。

    叶修叼着烟先是一喜:“我问了几圈都没搞到,行啊老韩!”深吸一口,想起来什么,问道:“不对啊,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哨兵能抽烟?”

    韩文清憋着一口气,终于忍不住咳了出来,重重地在叶修肩上捶了一拳:“哪凉快滚哪去!”

    叶修笑嘻嘻的贴上来,和他并肩站着。雨后的战场血腥气沉到土里,这附近被持续了不知道多久的战斗轰得平坦,但远眺视野也不大,不知道几点钟,四周笼着微凉的雾气。

    沉默半晌,韩文清终于说出了被强行压回去好几次的四个字:“生日快乐。”

    叶修愣了一下,忍不住看了看腕表:“昨天就过完了啊?”他只感觉这次任务韩文清状态和平时不一样,没想到也不过憋了这么四个字,或者这四个字真的意义非常重大吧。

    韩文清也愣住了,他掐了半天的时间,感情错过了整整二十四个小时?

    叶修举起手给他看,五月三十日,早六点半,这场战斗不眠不休狠狠的打了30个小时。叶修也不介意,耸耸肩,把烟蒂摁灭在车盖上:“这就算我吹了蜡烛了。”

    韩文清:“许愿了吗。”

    叶修指指前方战地医院:“一个都别死。”




-End.

后半写得有点急,感觉自己就是掐不中时间的老韩。()
反正也没有赶上就自暴自弃早上发算了。
我说这是韩叶别不信,但是这就是他们理想的相处方式。
最后抄狗哥的评语:“不黏黏糊糊的,爽,不是疼这疼那,爱这爱那的。”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