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吃郁离

一个帅哥
吃喻黄 写韩叶
同时吃双花 双鬼 昊翔 伞修
小戴请和小事情结婚()
魔道薛晓 不拆不逆
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墙头
比较杂食

如果我们不熟,文不要转载
谢谢。

背景来自@赵孟頫(其实是自己临的帖)
over.

【韩叶】 把你的戒指给我 14.


私设,小甜饼.


    拉伸的过程对两个人来说都非常痛苦,叶修很想保持放松的状态,把自己的身体交由韩文清来掌控,但他的底子太差,时不时被拉得像绷到极致的弦一样不能再舒展一厘一毫。

    韩文清几乎是扛着叶修的腿在摆弄,叶修使不上劲儿的地方他得用双倍的力气,以至于结束之后两人都瘫倒在沙发上,出了薄薄的一层汗。

   
    “哎老韩,明天我就不用跑了吧。”叶修点燃一支烟,叼着慢慢的吸,红光在后退的灰线中间一闪一闪的。

    韩文清没说话,伸手在叶修大腿上捏了捏。

    “嚯!你干什么!”突如其来的酸痛让叶修吓一跳,挺直了背,烟灰都抖落到衣服上。

    “这一块儿有一点拉伤,你有空的时候就揉一揉,好得快一些。”韩文清头也不抬,两只手用力的在叶修腿上揉捏。

    说是用力其实不太准确,韩文清的手劲应该不止这么大,他控制着恰到好处的力道,温热的指尖循着看不见的肌肉纹路一步一步从膝盖上方往后游走。

    第一遍无疑是很痛的,但那痛来自受损的肌肉本身,那手像是带着舒服温度的浪潮,挤压着,让损伤的不安分处暴露出来。第二遍开始,海水冲刷过肌肉,像冲刷岩礁上的尖角一般慢慢的磨灭创伤。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修保持着坐姿盯着韩文清的后脑勺,烟灰落上衣襟。

    “老韩,”叶修掸了掸领子上的细灰,舒服的长叹一口气,没头没脑的开口,“你们训练的时候经常拉伤吗?”

    韩文清正好一套做完,停了动作,拍拍叶修膝盖,坐回原位:“会,当然会。”

    “那——”

    “有队医,十几个人,专门负责这些的。”韩文清大概知道叶修想问什么,直接答了。叶修露出个了然的表情。

    “行了,你多休息几天,没事就揉揉。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不送。”韩文清一挪开,叶修就重新在沙发上躺好,卷起了被子,半点不跟他客气。
   

    叶修这点小伤好得很快,他本人也十分出人意料的没有刻意拖延,不过三四天就又投身于晨练当中。花了大概一周半,叶修能够勉强跟上韩文清的步伐,到大马路上绕着兴欣小区跑两圈了,虽然还没能和韩文清跑完全程,但短期内的进步可以说十分显著了。

    能和另一个人一起齐步并肩,沉默着从昏黄的路灯下跑过,一直跑到清晨的太阳泄露出米黄色的光亮,这对两人来说是一种无言的默契。或许各自想着些什么,又或者两人共享着这思维停滞的时间和空间。

    叶修一开始做的打算是跑完步回家洗个澡继续睡,但是当他浑身放松,暖暖和和的躺在床上时,整个人都清醒得不得了,仿佛回到有用不完精力的大学生时期。叶修只好搬出电脑坐在茶几前沉思着,一行一行的计划新书大纲。

    没多久,叶修听见一声响亮的“咕噜”,环视四周,家里依旧是满满当当并且乱糟糟的,每样物品都摆放在原处,并没有除去自己之外的活物存在过的痕迹。这时候他才意识到是自己的肚子在叫。清晨的饥饿感袭击得让他猝不及防。

    冰箱里面只有一些罐头和饮料,叶修只好披上外套下楼去买点什么。叼着烟走出单元门,迎面碰上了韩文清。

    “唷,好巧。”叶修夹着烟卷吐出一口青烟。

    韩文清应该是刚刚完成了晨跑任务,防风外套甩在肩上,抬起一只手拎着。里面的衣服紧绷绷贴着肌肉,两块胸肌,八块腹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还腾腾的冒着热气。



-TBC.

前两段故意写得…ummm.

想操老韩。()

评论(7)

热度(36)